清晨,赵康和意识还朦胧着,侧睡的脖颈微微僵硬,他轻轻地转动头,后边传来一阵热热的呼吸。
待双眼完全睁开,他立马往后一缩,地方,不太对。
再一想,这是阿王昨日带他来的地方,想必是自己买的新房子,然后才会生起去他家拜访的事,真是别扭的二傻子,他名下房产多得是。
晚清区,这地段倒是还可以,就是住着的人不是降级就是亏钱,传的名气不大好,精修的别墅买的也比原先料想的黄金价便宜许多;这地方离远方大厦不远,倒是比起之前的地方交通便利些。
正思绪间,耳后垂又被人咬了。
“懒阿和,起床了。”
赵康和这就不服了:“你醒的比我还晚呢!”
“你闻闻。”谷王对着小耳垂再咬一口。
赵康和听话地耸动鼻头,好像,真的有香味,不过有点闻不出来,再闻一下。
谷王垫在赵康和脖子下的手捏住他再度皱起的鼻头,一只手拍一下他的屁股,嗯,很有弹性,“起来,刷牙洗脸,正好温的。”
翻身起床,谷王果真穿的不是睡衣了,只不过挤在空调被里,他才会以为他也在睡。
床头的手机显示时间七点十五,时间足够了,刷牙,洗脸,吃早餐。
赵康和一直觉得谷王是个很神奇的人,以前傻不愣登的,很神奇;如今知道那傻是用来哄他的,就不算在神奇内了,现在神奇的是每天的早餐温度都特么是可以入口的温度,还从不会太冷。也幸好他起床时间差不多,要不然就算食物散温时间可以估计,就够呛的,不过还是很神奇的样子。
喝完一杯被去了腥味的牛奶,这顿早饭就算圆满结束了。
昨天是星期三,今天赵康和还得上班,谷王送他到了大厦下面,定好下午六点来接人。随后谷王去了商场,去买见面礼。
赵康和交代,赵爷爷喜欢古董和好茶,这个就算了,好的难得,拿点烟酒什么的也好糊弄;赵奶奶和赵妈妈喜欢精致的小东西,赵爸爸喜欢自家媳妇,哄好赵妈妈就行,也可以弄点酒什么的;至于哥哥喜欢啥,他也不太清楚。
去商场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好东西入眼的,赵爷爷和赵爸倒是好解决,茶酒空间都有;就是赵奶奶和赵妈妈,他实在没有那个品味,听说首饰比较好?
黄飞在网上找了一票的古代美美的古代发簪和首饰,绚丽的、婉约的、雍容的,各种应有尽有。找的时候心里不断嘀咕着,王妃难不成还爱好这个,莫非是王妃大人的母上,见家长什么的,是该慎重啊,于是挑来的图精简过后全是华丽贵气风的,就是婉约的,都带着股贵气,不能让他们家王爷丢了人啊!
谷王冷眼看着一屏的金银首饰,话说,他只有一堆玉,还有一些不明矿石,有没有辐射还不清楚呢。
赵康和踩着点下楼,这时候企业已经下班半小时了,也不会被人撞见谷王。前座坐着两人,后座是谷王买的各种菜还有一些做甜点的材料。
副座前面依旧体贴地有水果,赵康和回家路上正好可以啃几个。话说这也是谷王第一次来接赵康和,赵康和还是很兴奋的,开车也是个精神活,正用了一天的脑呢,可惜路途有点太短,到晚清区只要一刻钟左右。
赵康和去洗澡,谷王做饭,等赵康和洗完,可以看看电视,然后两人一起吃饭。谷王的手艺经过不断的实践,已经完美超越赵康和了,因而谷王在的时候赵康和是不用再动手的,等着饭来动筷就是。
温馨的两天,赵康和工作上没有麻烦,谷王也脱离剧组的所有事,暂时进入修整期。迟安的所谓蜜月还是渡了的,为期半个月,然后忙的要死,唐克也被赶回企业,不许留宿。《激情飞速》的结束,迟安这边又有些别的事忙不过来,谷王的假期才这般空闲,没有任何的通告和曝光。
两天过去,就是周六的到来,也是中秋的到来,更是赵康和带着谷王见家长的日子。
因为逢着中秋,赵家的人都是聚在老宅的,所以谷王原本的礼物临时又加上了一些;男人一律烟酒,看辈分分多少;女士一律首饰,灵玉雕的簪和钗,反正数量是管够的。
出于面子的考虑,赵康和这几日也没有急着喂胖谷王,反而不时地打量谷王现在略消瘦的容颜,企图给自己找点安慰。
今日坐的车是谷王的黑色凯迪拉克,两人都是一身西装,只不过赵康和的偏休闲,谷王的更正式些。早上出门时,赵康和还笑了出来,这么一本正经的阿王也是少见啊。
进了赵宅,谷王淡定地接受管家爷爷的眼光洗礼,同着赵康和客气地打招呼。
入了客厅,赵家大小齐齐整整,连赵蕴南不靠谱的爹妈都集全了。
这一堆人,本来坐在客厅热闹地讨论着什么,赵康和和谷王一到,齐刷刷九双眼睛,再加上身后管家爷爷的,正好凑齐两位数,都盯着谷王上下打量。盯得赵康和都想弃他而去了,幸好谷王牵着的手抓的十分牢靠,挣也挣不脱,才没让这最后的战友弃他而去,不过赵康和在赵家众人眼里这会一点存在感都没有,都顾着打量谷王呢!
谷王看着眼前的一票人,脑子转了几圈,觉得有点发蒙,最后选择了一个保守的打招呼法。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伯父伯母、哥哥弟弟、妹妹们好!”
赵家众人:.......
赵康和‘扑哧’一声。打破了两方的僵局。赵爷爷挥挥手:“坐。”
赵家众人坐了三面,留出的一面正好让小两口一起。
其实也不是谷王功课没做好,只是云界之人子嗣甚少,基本一对夫夫有一个孩子也是不错的了;何况他单身多年,在这方面确实没有什么见识。至于网上的资料和赵康和的帮助,那只限于让他穿的正式点,态度认真点,说话斯文点,老实说,没有什么用。
赵家众人,默默地用眼神交流,这相男媳妇,都是头一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