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谷王起了个大早,洗漱过后去了院子里。
院里空气清新,不知名的花上露珠闪过晨光,飘来一股幽幽的香味。
赵爷爷缓缓地打着太极,一身白色短打,黑白参杂的精神短发,看起来还挺有世外高人的范。赵康安在同赵爷爷对着招,看了一眼谷王,一不留神就被赵爷爷变掌为拳,一个发力推出三步远。
“小谷,会玩这个吗?”赵爷爷动作不停,开口问道。
“会一点。”谷王答道。虽然他不太想和赵爷爷对招,可现在是刷好感的时候,不可拒绝。
看过一遍的谷王只是学全了架势,起手式虽标准还是带着生疏的,赵爷爷看了这起手式,动作放慢,力气也收个几分,让谷王有个熟练的时间。
预计着谷王差不多了,赵爷爷开始加力,两人就这么一直你推我,我推你,持续了半个小时。
赵康和高高兴兴地起床,家里人都接受他的爱人,感觉自然很酸爽。出了大门,就是院子,赵康和看到的就是谷王和赵爷爷这么和谐的场面。
谷王眼睛看着赵爷爷,神识飘到阿和身上,阿和的嘴角怎么直抽抽?
双方再继续了三分钟,谷王几如同赵康安一般被推了出来。赵康和看的一喜,忙凑上去说“爷爷,去洗澡啊,吃饭了。”
赵爷爷摸一把自己的胡子,无视赵康和谄媚的笑脸,点了点头就径直往浴房去,一出来人力气就渐渐小了,他还不知道什么鬼吗?
谷王牵过赵康和的手,手心干燥的很,赵康和摸过之后也没让他去洗澡;心里还庆幸谷王和爷爷开始没多久,他出来的很及时。
留下旁边看着的赵康安脸色暗淡,这估摸着是羊,却不想自己蠢弟弟才是羊,还把这只吃羊的狼收进门来了。
赵康安拂额,跟着进了浴房,接连两间浴室传来水声。
早上只有赵爷爷赵奶奶、三兄弟和谷王几人,其他的人昨晚已经回去了,独留下这几个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的大小伙子。
早餐间赵爷爷不经意地瞄瞄一身干爽的谷王再瞄瞄自家的二孙子,和赵康安一样秒懂了。
吃过早饭,谷王和赵康和也回了晚清区。
见过家长的谷王简直一身轻啊,连迟安说的出演广告也一口答应了,让迟安还惊讶了一小会,要知道谷王可是隐藏着的财迷,对报酬什么的还是很上心的,这回居然都没有问过。
迟安带着稍微诡异的心情给谷王发了广告剧本,一个品牌男装的广告。这男装只算国内的中高档,但薪酬给的还颇为丰厚,谷王试过效果会签下半年的合同,迟安在一堆广告中找了许久,这找到这么个靠谱的,直叹娱乐圈的现实,不过就是一部影片,这还没放呢!
听得唐克笑了许久,说好的拼命经纪人呢?怎么这么爱抱怨,当然爱抱怨也挺可爱的,依赖
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迟安和唐克这一对的进展可就比谷王快的多了,现在住在一起,连房租都少了一半,迟安还得了免费的保姆,厨师、暖炉,总之生活越来越美好了。
赵康和的日子也越来越美好了,因为谷王这几天没有工作,每天都在给他做好吃的。听到谷王说拍广告,第一反应竟然就是要自己做饭了,甜点飞了,大餐飞了。
直到谷王说到拍得快下午就回来才点头,就半天,说的那么严肃干嘛,平白吓人。
诺奇威男装,国内中高档的男装品牌之一,是大众男士较为喜欢的一个品牌,创立不过十年,已在国内有了稳稳的一席之地。
品牌和名牌差了一个字,这购买群众和相对利润以及其安稳性可差了许多,每一个品牌也都有那个野心,希翼自家一夜之间成了名牌,坐收金山银山。
诺奇威广告负责人是个大胡子,一脸的络腮胡,一身的疙瘩肉快要挤出西装来。
大胡子领着见过谷王,热情地同两人打招呼,亲自带着人往摄影室去。
对方的好态度让迟安心里舒服不少,他已经有些悔恨让谷王接了罗在的影片了,盛王角色的人气也耗得差不多了,这下有没有新的角色接上去,谷王在年前才能有曝光。其实通告和小广告什么的,找上门来的不少,只是《燕国》之后,迟安对谷王的定位不知不觉中已经高了许多。他不希翼谷王把精力耗在这些事上,每一步的前进,只有作品的奠基才更坚定。
摄影室很大,光衣服就挂了长长的一条,看的出来,诺奇威对广告的拍摄这方面很注重。
谷雨从一堆差不多的男士服装里窜出来,正好对上进来的大胡子和谷王等人。时隔几月,谷王留给他的映像很深,他至今还能记得谷王和迟安名字,不过对方好像不知道他的名字。
谷雨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招了招,尴尬地说“嗨~”
这么活泼的打招呼方式,对面几人中只有谷王那个年纪的干的出来,不过谷王自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场面静了一下,大胡子等这股尴尬的氛围散了一点,才开口道:“我是在《街拍》上看到谷先生的,也联系了之前同你们合作过的摄影师等人,希翼能拍出最好的效果,你们也能合作的更愉快。”
迟安看一眼谷雨,同大胡子握手官方地说:“你们企业可真是好运气,有您这么负责的员工。”
见迟安和大胡子说着话,一时还说不完的样子。谷王走向尴尬的谷王,他过目不忘的记性自然记得这个同姓的造型师,虽说不会伸手同他打招呼,但缓缓气氛谷王还是可以做的到的。
“上午好,谷雨!”
谷雨仰起头,居然记得他,好稀奇!
“你好,你居然还记得我名字!”
“我记性比较好。你给我选衣服吧。待会让吴凡把我拍的帅帅的。”有了事做,谷雨的不自在就马上消失了,转身投入到衣海中。
吴凡心情很好的帮古丽提着化妆箱,跟在古丽后面,乐滋滋地想着自己卡里不断增长的数字。
两人半路回去车上拿了点东西,又怕迟到,才让谷雨先去了诺奇威总部,这紧赶慢赶的,也迟了半个小时。
一看到谷王,古丽就知道自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这请他们的怕是先前只看了照片,没见真人,才让他们三人过来的。
古丽打量谷王间,谷雨又取了两套衣服,一身纯黑,一身纯白,递给身上脱得只剩短袖的谷王,让他去见换衣间去试。
“古姐,吴哥,你们迟到了,迟哥和负责人都走了。”迟安在半个小时内,在谷雨口里已经上升为迟哥了,谷雨还丝毫没察觉到迟安根本不记得他的事。
古丽点头,一面高兴再见到活的帅哥,一脸暗叹自己今天是没事做了。吴凡还记得谷王梗他的事,但也想起来因为谷王暴长的那月奖金,心里滋味同古丽似的混沌不明。
谷雨可没心思猜他们的想法,等着西装帅哥新鲜出炉。
换衣间的帘子被拉开,谷王脚踩着拖鞋出来。
谷雨再度赞道:“好看,深沉的王者之色,黑色啊。”
古丽:好看的是人
吴凡:人美心不美,哥哥才是真善美
一米八八的身形在黑色合身西装的拉长效果下,显得高大又精神无比,行动间,像是涌动的墨色修竹,优雅而深沉,神秘而肃重。
谷王自觉转身去换白色西装,这个同姓的雄男不仅弱小,赞叹词还真是一致的模板,首先就死两个词,好看。
白色西装在材质、裁剪、比例上面极其苛刻,稍有不慎,就是一股低价感。而且白色西装也是公认的难以驾驭,穿的好的,那是白马王子,穿的不好的,那是白大褂。
这件诺奇威的白色西装同黑色西装一样,是问过谷王身材之后做得,也算的量身定做了。修身的剪裁,里面的小马甲露出来,顿时一个活泼小王子。
谷雨再赞:“好看,优雅的王子之色,白色。”
古丽狂翻白眼,连美人也不急着看了,这个缺根筋的九竿子亲戚,可以当作不认识吗?
谷王附和地点点头,他就不打断这孩子膨胀的自信心了。
“有选好吗?”
“啊?”谷雨傻眼了,选?都好看怎么破!
“古姐,都好看。”冲他们三人组中最靠谱的古丽求救。
“拍摄要求呢?”
“怎么好看怎么来...”
“没有最好看的,我看后面两套不错。”
“只拍一套。”
“两套放一起,爱要不要。”古丽耸肩。
于是,谷王的首个广告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大胡子接过刚洗出来的,带着温度的试看照片。“迟兄弟,签久点怎么样?钱好说啊,看看,谷兄弟跟大家的服装天生一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