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和,吃吧。”
“不要。”
谷王瞪着赵康和,这家伙已经两天没怎么吃了,虽然自己喂了灵液,精神奕奕的也不能这么折腾啊。
赵康和被瞪得有些心虚,可是喝了差不多一周的粥,换着花样也受不了了。
谷王神色变冷,赵康和才气弱的接过碗,“阿王,大家什么时候回去啊,回去吃红烧肉吧,再来个酸辣鱼。”
“好,下午回去,明天吃肉。”
有了承诺,赵康和就把碗里的鲜肉粥当作肉,大口大口喝着。这粥熬得比前几日的稠,立个筷也许也能成,要是换做之前的水米参半,赵康和想摔碗。
赵康和吃完一碗,把碗递给谷王,再来一碗,还没吃饱。
谷王再回来时,手上端了两碗,同甘共苦,一起喝粥。
下午时分,趁着美好的夕阳,淡淡温暖的金光,两人回到长涉市晚清区。
“我要饿死了。”赵康和躺在沙发上扯着嗓子怪声怪气地说道。爽的时候两个人都爽,这也没什么,可事后就他一个人难受,感觉好郁闷。想到这,赵康和就忍不住想要折腾折腾谷王。
赵康和仰躺着,连脖子也歪着,谷王第一次看他这么不顾形象。想想这一周的粥,喝的他自己也挺恶心的。上前去摸摸赵康和的脸,两人的体温交触,谷王心里的吝惜更多。
“晚上吃肉。”谷王低下头出声。
赵康和噌地一下起来,搂着谷王的脖子,“呀啊,你终于想通了,我压根没什么事,早好了。”
谷王抱紧自投怀抱的人,“还有三天假,阿和要怎么过?”
“大家去看影片,吃饭,博物馆,公园,旱冰场,酒吧,这个不去。还有哪儿?”
“去滑旱冰吧,阿和会吗?”
“只会,一点点,那个不好玩,大家换个地儿怎么样?”
“晚上喝粥?”
“大家去滑吧,其实还蛮好玩的。”脑子里浮现出各种红烧、糖醋、麻辣肉菜的赵康和,转口转的很爽快,大不了看着谷王摔就是了,他可不想找虐。
夕阳完全沉下去,夜幕换上黑色的帘子,这帘子还破了几个洞,不过近些年修补的越发好了,除开天气特别好的时候,已经瞧不见几个了。
当厨房里飘出一股排骨味的时候,赵康和脑子里再度洗牌变成各种排骨汤,电视里的财经资讯主持人的面孔也变成了大块的排骨,还是精瘦型的。
等谷王端出来的时候,赵康和已经被自己馋的特别饿了,咽口水的声音在只有两个人的室内特别响亮。
谷王坏心地掀开盖子,香味更浓,赵康和拿了一双筷子就上去夹了一块肉。
“嘶嘶,好烫”赵康和口齿不清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有这么馋吗?”
赵康和专心啃肉,不去理谷王,咳咳,总不能说觉得你手艺太好了,才会馋的吧。
排骨带着玉米的清甜,又没有完全遮住细腻的肉香,真是啃的特别爽,而且熬得到火候,肉都微微有点烂,口感相当好。
夹一块玉米,同样甜甜的,嫩嫩的,又带着点点咸;胡萝卜不喜欢,赵康和跳过这个;红枣,赵康和决定吃完再吃。
一大锅的玉米排骨汤,赵康和喝的小肚子都出来了。谷王解决完剩下的胡萝卜和汤,自觉地凑上去给他家阿和揉肚子。
赵康和从手机上转移视线,幽幽地吐出一句:“你这个心机boy,你是不是想要养肥我,然后就没有人要了。”
“哪里肥?”谷王双眼真挚的看着赵康和。
“肚子”赵康和指着自己凹出的小肚子,他的腹肌啊。
“刚吃了饭,明天不是要出去玩吗?动动就没了。”
赵康和听到这个又有些不平了,居然为了一顿肉,明天就没了,而且还得去滑那种没有平衡感就摔死的东西。不过就算谷王把赵康和惯的再傲娇一点,他还是会去的,毕竟答应了人,这点信用上的问题还是不需担心的。
人说性与爱,这是个可以上升到哲学高度的问题,因为割据的两方,都有着自己的理由,还都觉得自己是真理,像是纠缠不清的两团乱麻,剪不断,理不清。
但,不可否认,赵康和如今越发没有形象了,反正更狼狈的样子都被看过了,再狼狈一点也没什么了。他像是解放了一般,时不时凑上去任性地找点小麻烦,带着自己不自知的傲娇和忐忑,而谷王只是用自己的行为,争取实施赵康和提到的心机计划,养肥是不行的,养懒还是可以的。
一夜好眠,赵康和不情不愿的,还是领着路带上谷王一起去了以前去过的滑冰场。长涉市地理位置偏南,虽不靠海,但是有山有水的,一年到头也不见会有雪,这本来的滑冰也就成了旱冰。
换了滑轮鞋,赵康和慢慢滑两步,想要找找感觉,希翼能成滑的更为潇洒一点。
赵康和这边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害怕自己把脸丢到大庭广众之下;谷王靠着旁边的扶杆试着滑了几步,慢慢加快,滑上半圈,已经可以放手四处滑动了。
整个滑冰场占了几百个平方,放着的音乐,节奏极为鲜明,谷王观察了四周的人,随意的步伐,肆意的转动,像是赛车一般的运动,他喜欢这样的激情与速度。
畅意的随着人群而去,渐渐地人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围观的人群为他们鼓掌,谷王却募地转身,从人群中退出。
赵康和气恼又欣羡,卧槽,好帅!
待到谷王左右几步来到他身前,赵康和不满地开口:“你会滑,还不教我。”
“阿和,你不是会,一点点嘛?”口里调笑着,谷王手上动作更快上几分,已经拉起了小手。
赵康和时不时看下地面,但谷王的速度越来越快,“慢点啊。”
谷王笑笑,脚上却加快了速度,如他们这般一个教,一个学的也多,谷王出来时略坐了遮掩,也不怕被认脸认出来,当下更是肆意。
“快点才好玩,摔了我给你垫底。”说完这句,赵康和体验到了有生以来最刺激的旱滑,不用看人群,不用看地下,也不用管方向什么的,他只需要被拉着,感受一次次的旋转加速,与旁人一次次险险的擦肩而过。
滑了不知道多少圈,赵康和觉得腿都软了,谷王才停在一边。还大声地在欢快地音乐声中问:“刺激嘛?”
赵康和点点头,气还没喘过来,谷王又拉着他滑了出去,场上正好是双人对滑,谷王眼红了有一小会了。
几下就跟进队伍,一人倒着滑,两人面对面前进。几十人呼啦啦地跟着队头的人加速,赵康和先前还担心谷王不知道方向,可这人跟后面长了眼睛似的,简直跟前面的队伍路线完美契合,略略按下自己的担心,跟着音乐和谷王控制节奏,别说,感觉好爽啊。
后面人一堆,前面带了两圈,开始玩起花样来,一直转圈多没意思,跟不上的自觉退出去,人越来越少,赵康和已经转晕了,只会跟着谷王动。谷王拉着自家阿和,跟着前面的人学着花式滑法,可怜赵康和被甩的更晕了,过了多圈旋转,直到八字螺旋的最后高/潮,谷王估计阿和不行了,这才缓缓停下。
赵康和真的是不行了,差点倒了,头晕的不行,有兴奋也有难受。
谷王也不知道不能扶要倒的人,那样两人都会倒地;在旁人的眼中,谷王就那么轻轻松松扶起然后抱住另一个男人。双人滑的对头也是一对男子,其中矮个的吹了一声口哨,众人的目光就集中到谷王二人身上,此起彼伏的口哨声都能写成一首曲了。
谷王按住赵康和想要抬起来的头,冲着那两人点头,视线绕过围观起哄的人群,那两人知趣地再带着人进了场地中央,火辣辣地人群视线才转移开来。
赵康和出了滑冰场,外面温度略低地空气扑面而来,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你刚才干嘛捂我头,闷死了,是对着大家吹的哨子吗?”
“玩的开心?”
“还行。”
“下回再来吧,今天只玩半天,回去红烧肉。”
于是,赵康和又被一顿红烧肉勾搭回家了,虽然他真的有点累。
中午赵康和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红烧肉,肥而不腻,香甜松软,入口即化,吃完的小赵感觉自己又要胖了。
二人愉快的度着假,旁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和心情,比如罗在,这个一直走着倒霉运的男人。在国庆这个本应该集体欢乐的日子,他觉得自己再一次倒霉了,好好的一部片子,上面居然不让播,还说黄爆,影响青少年三观正常发展。天知道特么女演员都没出现几个,最多就到脖子、后背,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得上黄暴了。今儿等消息连口凉水都没敢喝,就得了这么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