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在也没打算瞒着谁,第二天就给安乐去了消息,安乐惊讶了一会,思索一番,最后平静地安慰罗在。
“老罗,墙内开花墙外香,国内不能放,大家直接去参赛,拿了奖再去国外找影院吧,不过是再忙个后期,最后一次,我不想它无疾而终。”
失败很多次,颓废过,却并不灰心,可是连最后的尝试机会也被掠夺,真正让罗在有几分茫然。多年的努力,不能得到一个肯定吗?就算人数渺渺。
所幸,还有安乐,这个陪他一路走来的兄弟,一直在他身后。不为空荡荡的梦想,也该为彼此再努力一番。
罗在那头声音清晰地回话:“好,试试看,反正就这一次。”
罗在挂了电话,安乐开始联系起剧组人员,把能录后期音频的找来。首先找的自然就是主演谷王。
“王爷假期好啊,是我,安乐。”
谷王迟疑了一下才开口,安乐和罗在可是一直叫小谷的。
“怎么了?安哥。”
“大家的影片估计不能在国内放了,直接跨越国际,上国外放去。这不是外国人他们听不懂中文吗?找你问问能不能录个英语的后期音。”
国内不能放?谷王皱了皱眉头,脸不红气不喘道:“过了国庆假行不行,现在在外面玩。”
“成,那你玩着先。我去联系其他人。”
安乐的电话挂的很快,对着谷王说这事就和投资人差不多,都亏得慌,虽然别人做好了亏本的打算,但安乐总是希翼自己和罗在手下的每一部影片都能大放光芒,引得满堂喝彩折腰的。
谷王挂了电话却是直皱眉头,在脑子里翻了翻久不看的原身记忆,英语,异族语言,十三年的学习,原身的记忆量,少的可怜。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赵康和看着谷王突然就跟得罪了英语老师似的,疯狂地学起了英文,丧心病狂地可以。
问了谷王,才知道原先的影片要到国外放,这做的是新准备。虽然谷王话只说了一半,可赵康和偏偏对娱乐圈还挺了解的,这本土影片在国外大多本就不受欢迎,莫名其妙地转战国外,真相只有一个,国内出了问题。
王乐同志在自己家抱着喵喂牛奶的时候,被老大慰问了,不用多说,是《激情飞速》的事。
赵康和偷偷在阳台打电话召唤自己的八卦下属,把这事交代了,才偷偷摸摸地回去陪着谷王看纯英文影片。
谷王的努力程度,称得上日以继夜了,可惜有些不务正业,一直在看影片,看视频,不过赵康和这个陪看的还颇为开心就是。
作为一个隐藏着的文艺青年,赵康和少年时期就是伴着赵康安和赵蕴南一起的,这两位,品味一个太高大上,一个太低俗,中间尴尴尬尬的,导致赵康和觉得自己的文艺气息完全被掩埋了,没有人陪着,一个人,他文艺的气息得不到宣扬,就不能得到正常的成长。
这回可好了,有人陪看,赵康和又觉得自己同样也起到了陪看的作用,还可以时不时引导阿王一下,还有人夸,生活简直不能更美好了。
这美好的国庆假期,就被影片消耗掉了,赵康和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几岁,青春洋溢,活泼可爱,浑然不知谷王脑门直抽抽,将来的孩子性子像阿和该怎么管?
假期结束,原本解散的剧组人员再度一起聚集在一起,人倒是挺多的,可惜氛围不好,毕竟是因为一个不好的消息才聚集起来的。
安乐租赁了器材,后期的录音简单,他们也不打算口型对的上了,那难度不亚于重拍,只要录个英文版,让别人听得懂就好了。
简单的只有一两句,一下就没了,话多的只有谷王和路衡。谷王一口英语已经学习的不错了,毕竟差不多过目不忘,只是需要融会贯通一下。
颇为顺利的,两天就结束了后期录音,谷王看着一票人又齐了,招呼着去杀个二道青,他上回缺了席,这回正好补上。
安乐无奈地点头,罗在没来,他就是负责的,吃个饭也不是大事,况且还有人主动请客,何乐不为。
罗在可不是临阵怯场了,他已经直奔他国,去金马影片节投影片去了。
如今正是十月上旬末,下旬的金马影片节正好赶上趟,不过前提是影片能进赛,对此,罗在还是有点信心的,毕竟最佳导演奖他也是拿过的,只是卖好不卖座。这部影片的初衷和表现也是不错的,就连原本需要特技加持的镜头也是十分自然地拍了出来,比不过他的经典之作,但也是不遑多让,算各有特色。
赵康和这边王乐消息给的也快,和罗在得到的理由一样,由于内容不和谐,会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
这么个官方理由听得赵康和一脸血,“影片版权方呢?罗在那边不管,这一看就是故意挡下来的。”
王乐低头不说话,心里嘀咕着:就罗在那么个条件,知道还能翻了天不成,还不是乖乖听话。
赵康和憋着的气出了,看着低着头的王乐,挥手让他出去,能在审查总局那边说上话的,王乐查不到也正常。
“老哥。”
“怎么了?”赵康安听到赵康和有气无力的声音有些困惑,累了不成。
“有件小事儿,谷王的那个新影片被查了,可是没有什么违禁内容啊,老哥你给我问问。”赵康和对自家老哥依赖度还是很高的,开口一点都不为难。
“嗯。”赵康安不爽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
赵康和这没心没肺地,不仅没听出大赵的不爽,还在听到回复后开心而爽快地挂了电话。
赵康安:用过就丢,喜新厌旧,胳膊肘外拐......
事实说明,罗在的信心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激情飞速》进赛的过程很顺利,其中有罗在在评委人中深有影响的原因,也有影片本身足够优秀的缘故。这时候的影片,是中文版的,没有语言上的问题,在本土说得上严谨的金马影片节上还是很吃香的。
华国本地四大影片节,佰金、华盛、金马、银花。这四家分别在正月,五月,十月,十二月举行,具体时间看主持方的安排,今年十月的金马影片节就被安排在下旬开始之日,十月二十一。
虽然得了进赛的消息,可真正举行的时间还有差不多十几天,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反而是诺奇威的广告。
一夜之间,铺天盖地。
这并不是一个广告影响的力度有这么大,而是诺奇威做的巨大投资,这个有野心的品牌,想再往上发展发展,首先就是扩大名气,为随后提升品牌服装的市场规格做奠基。
广告经过内部的挑选,进行重点投放宣传的只有四种款式,三种男士西装,一种女裙。被选上的四位广告模特业因此沾光,得到了广泛的正面的宣传。
这其中一位自然是谷王,迟安刷着满屏的广告乐的和黄飞一样不顾形象,不过黄飞那是豪爽,迟安这是有人要的男人,不用担心形象。
迟安得瑟地同唐克说着他的好眼光,从《燕国》说道《街拍》的杂志,再到这件事,听得唐克都有些怀疑迟小安想吃窝边草了。
这种怀疑那逃得过迟安的火眼精金,他可是大黑湖娱乐圈泡出来的经纪人,于是唐克果断被打了,不得不顶着黑眼圈求饶。
消息传到侍卫团,众粉丝也是为好久没见的谷王捏了一把汗,不过总算再度冒泡了,终于又有屏可以舔了。
女裙被赞美美美,男士西装被赞帅帅帅,谷王就被网上的妹子再度捕捉,用来舔屏,博论关注人数开头的数字也由三成了四。
可惜好事不长久,好的传的快,不好的传的更快。不知不觉间,《激情飞速》禁播的消息也被扒了出来,网上众人猜测着罗在影片拍了点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从尺度过大到多角混乱,再到同性话题,脑洞多到堵都堵不上。
要是真正上映有这个热度,安乐指定很开心,可惜如今热度再广也没用。水的源头被人遏制,渠道挖的再宽再深也是无用,谷王先前费得一番心思也明摆着付诸东流,起的作用远没有料想的好。
原本打算热映,然后可以收益爆棚,最后估计是扑街;原本打算的借这部影片走上更高的层次(罗在没说参赛的事),结果是无声无息;原本打算以此引出一些人;结果小虾米也没钓到。
荷包日渐瘦小,谷王再度忧心起来,有几分不想混娱乐圈的想法,想了想,倒是想通了。不战而逃,来日成了心魔可不好;何必言败,不过是一次失利,还有那么多人期待着,还没有演过阿和喜欢的大侠,还没有捞回这次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