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想通后,心里对于《激情飞速》的判定已经是大亏本,可偏偏第二天罗在就公布了《激情飞速》进了金马影片节的消息。
金马影片节是国内资历最老的一个影片节,虽不是最热最大的,但绝对是最为公正最被认可的影片盛宴。在金马,所有影片都能得到最为公正的判定。无论影片是否附和社会价值观,还是影片不对当今时代宣传主题,或是影片压根没有上映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影片让他们认为你好,就足够了。
罗在之前影片得的奖,大多是金马的,只有固执的金马给了他认可。只是这种固执的方式,终不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可,就是偶被排斥也是常事。
不过怎么说都是百年的庞然大物,巍然的地位在各届负责人的掌控下还是很稳定的,虽然国内的发展被大幅度地限制,但它反倒意外在国外得到了许多好评,这也是安乐打国外主意的原因。
此时的谷王心情宁静,世事就像天道,捉摸不定,不可揣测。就如这件事的几多波折,结果还在很远的远方,也许是你猜想的结局,也许,是你想不到的未来。
自谷王从签约远方以来,去远方大厦,就只在最初的比赛期间用过声乐训练室那两个月,其余的联系和利益的分成都靠着迟安。
这回倒是又要用到远方的资源了,谷王徒然地加入了一个短期培训班,训练他的仪态、语言和应对能力。这个训练班是原本有打算组成的,只是人员中没有谷王罢了;迟安借着自己貌似和王乐很熟的关系,把谷王塞了进去。
谷王以为是迟安安排的,王乐小事小做,迟安觉得,理所应当,于是插班这事就这么决定了,连赵康和也没觉得奇怪,只以为是正常的训练。一来赵康和在远方管的都是大事和方向性问题,一个小小的训练班有哪些人,这个他可不知道;再来谷王还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基础培训,事情也就显得正常无比了。
经过了各种老师的无理催残,出了远方大厦的谷王脸色很是不好看,脸黑的能和某青天有一比,来接他的黄飞吓得不敢说话。
回到家门口,礼貌地看着黄飞远去,谷王又在门外站了一会,才推门进屋。不好的心情,不该带给伴侣。
赵康和又再侍弄那盆月季,拿着小剪刀犹犹豫豫地对着一片发黄的叶子,瞧见谷王回来了,立马果断用剪子‘咔嚓’了一下。
冲着门口的谷王招手“阿王,快来看我养的花,多精神!”
以谷王的眼力,自然能看到那片半黄的叶子,几天的功夫,能把这花折腾成这样,阿和也是能干。不过谷王看到赵康和就高兴,用这谢了的花植株就能让赵康和开心,他一点都不介意让它精精神神地活着。
“剪掉黄叶子,再浇点水,过两天就好了。”
赵康和脸一红,黄了一片叶子,在这十月天,还是很精神的。
“对了,那个训练班怎么样,有效吗?”把偷藏在手心的黄叶子丢进垃圾桶里,赵康和问到谷王离开几天的正事。
“一般,我不太需要,讲课的人有点啰嗦。”谷王实话实说,只是没有把自己对训练的不耐烦说出来。他还准备对迟安说的更没用些,免得浪费他和阿和在一起的时间,那种毫无意义的训练,简直辱没他。
谷王身为云界名族成长的孩子,自小的教养必然不差,自身的条件又好,粗鲁的动作也带着些优雅,可惜上课的人要求一板一眼的,气的他想要一走了之,后面的各种训练在谷王看来简直是白费功夫,而且还是倒着走的,可惜,他依旧没有发言权。训练又打着封闭的口号,连探个班都不准,为了不白费迟安的好心和引起不必要的关注,他就憋屈地呆了这么些天。
赵康和点点头,他也觉得那些训练对于谷王来说没什么用,他家阿王自带风度,过多的后期培训说不定还会影响气质。
“那你下回别去了,留在家做伙夫吧。”
“养肥你,嗯?”谷王的手伸到赵康和腰间,轻掐他的软肉。
“肥就肥,我肥也是帅的惊天动地。”赵康和躲开谷王揩油的爪子,一脸深以为然地样子。
自认为费心的迟安也赶着时候打了电话过来。
“到了吗?”迟安问道。
“到了。有事?”谷王对着迟安一向直接,或者说对着除了赵康和之外的人很是直接。
迟安也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简单省事。
“后天的飞机,大家去海市,金马影片节今年在那边举行。时间发你手机上了,记得别迟到。”
“嗯,记住了。”
听到回答,迟安再度开口:“培训班怎么样?听说老师特别负责,我特意给你加的塞。”
“没什么用,以后不用去了。”顾忌着赵康和在一边,谷王把语气控制在平静的范围内,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折腾唐克了。
迟安想了一会,才答道:“不想去就不去,随便你,你最近好好练练你的易筋经或者什么金钟罩吧,我找到个新剧,还不错。”
“嗯。”谷王憋住自己嘴角的抽搐,易筋经?金钟罩?就算他会,可是和尚们不会啊!
赵康和对武侠所知不多,但易筋经还是知道的,撅着谷王的头发,乐呵地问:“你是少林的?光头呢!”
“五岁前的事,”
“易筋经,金钟罩,不是书上说的嘛,你会?”赵康和笑着说,一脸的不信。
谷王手一伸,动作看起来轻柔,确实一下就将赵康和拿住。拿住赵康和,开口道:“小擒拿手。”
武功的试验不止于此,月黑风高,谷王领着阿和一一学习了基础功法,桩功、排打功、桩靶功、腰跨功、铁臂功、掌指功、眼功、气功等等功法。
“阿和,怎么样,还要学吗?”谷王从浴缸里抱出赵康和,在空中有节奏地惦着问。
赵康和抬起酸软的手,无力地掐住谷王的脖子:“快去床上,睡觉,好困。”
总之,这个晚上赵康和充分见识了谷王的少林功法,以致于第二日出现体力不支问题,连谷王出门都看到,也光荣地第一次在星期一就矿了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