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从这头起飞,到那头落下,短短几个小时,跨越千山万水。
黄飞背着包,有些晕晕地跟在迟安后面,她身后是一身黑色风衣的谷王。赵康和就曾抱怨过谷王,怎么衣服都是黑的白的,一点都没有年轻人的活泼风范。不过那些衣服其实大多是赵康和买的,逛街的时候,手一痒痒,不知不觉给谷王买了一堆。
(赵康和:每一件都觉得好合适怎么破?)
海市扑鼻而来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咸味,迟安三人汇合罗在安乐,加上一起来的路衡、云仃,整个剧组就齐全了。说来谷王这边的人就占了小半,也算的人数众多了。
黄飞由跟着迟安变成了跟着谷王,直到坐上安乐骚包的大红车才一脸惊诧地抬头露出瞪大了的圆眼,这个世界的男人都不正常啊,车都喜欢如此艳丽的颜色,池哥也就算了,安叔居然也喜欢!!!黄飞给这件事下了个定论:男人的眼光分为正常和不正常两种,并且暗暗告诉自己不要大惊小怪,一切皆有可能。
几人的住处在离影片节举行地点不远不近的一座酒店,他们是提前一天来的海市,下了飞机的这一天正好用来休息,备足应对明日的体力。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估计女演员们穿着裙子也不会觉得冷,倒是准备了正装三件套的男士要受些热了。
场面再宏大的活动还是会有它无聊的一些程序的,只是有时人们的心情足以让自己忽略那一切。
一位位的大伽陆陆续续走上红地毯,时间过了大半个小时,才轮到《激情飞速》剧组。这个时候点估计拍摄的记者们菲林都用的差不多了。
罗在今日换了一身正式的西装,安乐站在一边,黄飞则是拿着相机准备好给谷王拍照了。
走过一段地毯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少的记者拿起相机给谷王醒目的脸来了两张,至于会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
剧组在众多的位置也是排在了中后位置,不过罗在脸色还不错,看来这位置是没什么影响。谷王安静地坐在罗在身边,隔壁是在秀恩爱的路衡和云仃。他们的双手紧握,看来两人都挺紧张的,那紧握的双手像是在汲取对方的力量,好让自己更放松些。
人一多,大家就像想叨叨两句,不过全场的热闹都停止在男主持人的手势下。
两个主持人年纪都在三四十岁的样子,比起那些个年轻帅气的小主持人,多了一份沉稳大气,配金马刚刚好。
先前所说的无聊过程也正式开始,不过众多明星,尽量让自己显得更投入,毕竟旁边的镜头可是直播的。
冗长的前词结束,就是众目期待的奖项颁布,灼灼的眼光像是要盯穿拿着得奖名单的男女主持人。
奖项由轻及重,最新是新人的奖项。最佳新人奖也是迟安瞄准的目标之一,至于男主角,想想就好,不说出来。
几个候选人的片段一一播放,没看过《激情飞速》成品的迟安狠狠惊艳了一把,他的把握也多到九分。
果不其然最佳新人奖的得主就是谷王,上台过程称得上风度翩翩,语速和获奖词也是极好的,脸也是极好看的,就是那一致的表情有点假。不过这是小问题,基本上每个得奖人都是这么干的,总有人看着不爽的就是,黄飞再度狠拍了一回,她可是带着团队任务来的。
最佳配音奖、最佳剧组奖、这些杂七杂八的奖,罗在几人就只看看不说话,因为一个也不属于他们。
重项大奖也逐渐接近,终于到了罗在期待的最佳导演奖。这个奖罗在已经拿过一次,不过这最后一部属于他自己拍出来的影片,罗在对它抱着最大又最小的希冀。大到什么都想要,小到怎样都释怀。
拥抱后松开男主持人,再度起到那个金色的奖杯,罗在眼眶也是忍不住微红。
“很感谢金马给予我的一切,更感谢一路与我同行的你,安乐,我的兄弟。”
很短的感谢词,安乐忍不住掉了泪,当然,安乐认为那是黄飞的错,要不是小女孩哭哭涕涕的,哪会勾起他那一把老泪。
下台的罗在颇让人有些眼热,一部连上映不能被允许的影片,已经拿了三个颇具重量的奖,谷王的最佳新人,路衡的最佳男配,罗在的最佳导演。
最佳导演后是最佳男女演员,得了这两个奖的,也就可以给自己挂个影帝影后名号了。
得奖的女演员是一位与金马影后失之交臂好几次的女演员,年龄已经在奔四之列,知道自己拿奖后哭的稀里哗啦,比罗在惨多了,不过众人多的是掌声和抚慰,毕竟先前就是隐形影后,拿奖也在众人的预料之外。
令迟安惊喜的是《激情飞速》也在男演员最佳的推选之内,而且《激情飞速》在第四的位列,只看最后一部的男主角是谁了。
先前的保密工作太好也不好,看到最后那位的时候,迟安忍不住切了一声,你说你上回拿了奖,这回凑个什么热闹。
上届影帝的连届,还是很自然的,男演员的表现风度翩翩,迟安感慨连连,时运不济啊,好不容易咸鱼翻身,临门一脚被人拿下了。
就连谷王身边的路衡也安慰性地拍了拍谷王的肩,谷王比他们倒更平静,他能说那个名单一出来就被他知道了嘛,只要他想,迟安的小内是什么颜色他也能知道,不过他的兴趣明显只在小赵的小内颜色上。
最佳男女演员之后,就是金马的优秀影片奖了,这也是金马没有最佳排序的奖,就像文人界说的,文无第一,金马的优秀影片也是没有第一之分。
一部影片,需要所有成员的共同努力,最后出来一个完美的成品,让它来愉悦大家,让它来感动大家,让它来震撼大家。
也许是因为这个奖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它的成就也不属于某一个小团体,这个奖的氛围特别好,众人平静又投入地欣赏起影片。
大屏幕上,剪辑的画面闪越,一部影片的精华就在几分钟内呈现给众人。
五部影片放完,整齐的掌声响起,领奖的人也一一上台。谷王站在一群导演里很是醒目,罗在偷笑的嘴角,表明他心情很好。他本来个子不高,人又瘦小,上回虽是在十几年前,但矮人一截的感觉还记在脑海,这回既能让他减轻对谷王的愧疚,也能狠狠抱一把当年矮人之仇,只是有些可惜,当年的人如今台上只有一个。
记者们也心情颇好地对着台上五人咔咔咔,只是聚焦点都只在一人身上罢了。
金马影片节完满结束,安乐领着几人回了酒店,至于晚饭缺席的罗在,据说是去见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