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罗在低头看着看着面前的酒杯,对面坐着的正是金马影片节的男主持人,除去脸上的妆容后,男人看起来也有了四十岁的模样。
只见他连灌了两杯酒,才看向低着头的罗在:“我查不到拦你影片那个大头是谁?不过有个小头的,已经有人出手折腾了。老罗你也忒倒霉了点,还有那个小家伙,差点就是最年轻的金马影帝了。”
罗在瞥他一眼:“肝。”
这个字顿时扼住了对面男人的行动,他讪讪地放下酒杯。
“明知道我戒不掉,你还让我来酒吧,谋财害命啊你。”
罗在笑笑,举起自己看了半天的酒杯:“正事儿,我要回老家休养了,今儿就当和你告个别。”
男人也不惊讶,只是淡淡地点头,情绪不太高,和罗在碰了个杯。
“我不送你。”
这场告别酒一个不想喝,一个不能喝,可真是不能尽性,就如同他们渐渐年迈的身体,有些事注定再也不能任性了。
清晨,早起的众人收拾好行李在二楼餐厅会合。吃过早点,六人再一齐往机场去。
路衡在路上出于关心问道安乐:“安哥,罗导呢?”
“回家种田去了。”
挽着路衡的云仃红色的嘴角抽抽:真是个有新意的回答.......
一下飞机,就有几拨人拥了上来,迟安安抚住记者,让他们停止蜂拥而上的行为。
前面反着戴个帽子的记者不顾迟安的脸色,举起话筒对着谷王噼里啪啦地问起话来:
“谷王先生,您对您和花凌小姐的恋情怎么看,为何抛弃她呢?”
“谷王先生,对于新影片拿了奖不能上映怎么想?”
“请问您对于花凌小姐所提的抱大腿,有什么说明呢?”
迟安听得额头直冒青筋,吃个烧烤、睡个觉的功夫,那个女人怎么又冒出来了,还干这种恶心事。
谷王正脸对准一个看起来比较眼熟的记者:“请问你们的消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从你们所说的受害方而来的,很抱歉,那样子连法律都是不承认它的效力的。”
说完这句,迟安赶忙上去拦过话筒:“抱歉,大家早上的飞机刚下,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请相信谷王的为人。企业会给出说明和说明的,不用急。”
随后是一番你走我跟,你跑我赶。黄飞带着谷王坐上唐克的车,直在后座喘气,“这些记者好不讲理啊,不对,我得先到网上看看先。”
谷王动作比黄飞快,他不用喘气,已经搜上了。
‘同剧组女哭诉惨遭最佳新人抛弃史,谷王疑似被金主包养’
‘主角最佳新人,配角最佳配角,谁强谁弱’
‘八一八谷王的被包养史’
谷王:.....
慢谷王一步的黄飞:什么鬼......
抢了唐克手机的迟安:呵呵哒
唐克看看三人诡异的脸色,“系好安全带,我开车了。”
车子最后停在唐克的住处,迟安是本来就和唐克同居了,谷王则是半路被赵康和交代不要回企业那个小别墅、也不要回晚清区,据说两个地方都有人鬼鬼祟祟的。
赵康和气的要爆炸了,旷了两天班,还没出门就收到王乐的消息,再一看,记者都上门了。这原因要是因为他自个也就算了,前女友,什么鬼!不能忍!
靠着仅有的理智,赵康和给谷王去了电话,就立马挂了,也不听谷王的回答,而后泡在网上看消息。真特么不靠谱,赵康和一边看一边吐槽。
虽然花凌的那些个话梗到小赵的心了,他还是坚强地看着,越看越气,越看越想弄死她。什么如胶似漆,给520做广告呢!什么甜甜蜜蜜,你白糖吃多了吧!什么红色跑车,大爷布加迪都没敢送出手!什么发丝相缠,你还能和短寸缠上,真是稀奇!
看完各种消息后,赵康和发晕的脑门觉得有些不对了,雾草,原先以为的假女友是真的。不是假的,就是双。
双!还觊觎大爷!还特么敢上来泡老子!还特么一见钟情!还特么见家长!
总之,这一天的下午,好多网站,八卦杂志,再度出现了一个大消息——谷王金主为远方总裁!!!
有图有真相,小赵同志霸气地离开了晚清区,还开着特别霸气的布加迪,还特么敞篷,十月的风,真的很凉爽。
迟安的心也是拔凉拔凉的,要这么任性吗,前一秒提醒不要露馅,后一秒高调出场,有钱人复杂的世界他不懂啊。不过谷王这旮瘩反正是很难过了,本来的小事就这么闹大了,救都救不回了。迟安简直心累,最后无力地挂在唐克身上,寻找人生的安慰。
黄飞坐在一边也是心惨绿惨绿的,说好的软萌王妃呢?是不是太霸气了点。而且,王爷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吗?是打屁屁呢?还是打屁屁呢?或者打花花呢?不行,打住。
黄飞同志成功保留自己残存的节操,与污作战,胜利!
谷王脸色平静地看着电脑里的照片,黄飞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要不将来让她拍结婚照?对了,还有全家福。
唐克抱着池小安,怀里的人却为另一个男人急着,心里滋味难明,好想赶人怎么破?
不等他赶人,黄昏时候,谷王就起身道别了。迟安想了想,还是没有叫住人,这被爱人打了一耙的感觉自然不好受,看谷王的脸色,一下午都没有表情,让他静静也好。
把黄飞送回家后,谷王再度启动汽车,驶向茫茫夜色,那场景看的黄飞心里发噎,于是,手一痒,又拍了一张,还放上了博论,让兴奋地八卦者们看到了今天的谷王爷的第一条博论,平息了一点今日的躁动。
茫茫夜色,有家不归,这样的经历,夜深人静的时候,孤独袭上心头的时候,那个离家的人没有感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