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一碗香浓的鸡汤,赵康和满意地赏了谷王一个吻,手艺越来越好了,赵康和完全放弃厨艺上超过他的想法。
亲完后,赵康和成功摸出谷王裤子里的手机,还乐呵地向他晃晃。美人计什么的,还是很好用的。
在拨号处找到迟安的电话号码,赵康和知道他们来的匆促,这几天谷王也只顾着情绪不对的他,走哪跟哪的,怕是就没想到过国内这个可怜的经纪人。
“谷王,还记的我呢?真是劳您贵脑了。”迟安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满。虽然谷王和赵康和两人在一起的事暴露了,并且谷王身份上处于弱势地位,在国内可能步履艰难,但也不能这样不见人影啊。
“我是赵康和。”赵康和说出自己的名字提醒道。
“噗,咳,总裁好。有事啊。”
赵康和也不管迟安明显被吓到的小心脏,直接地说:“大家现在在国外,近期不会回国发展,你的工作去找我的助理王乐,他会安排好的。”
“好的。还有,谷王的侍卫团说祝你们幸福,别忘了发喜糖。”
赵康和听到喜糖两个字,眼睛一亮,“你去找王乐,发发发,捡甜的发,别漏了谁。”
“好。罗导的《激情飞速》在g国也有放吧,赵总你们可以一起去看。”
“真的?我知道了,会带他去的,等他回来还让你带他。”看在谷王这个经纪人如此知趣的份上,以后还让他负责就是,比王乐强多了。赵康和满意地想,眼睛看向正在削果皮的谷王,眼光真好,选的经纪人也好。
又打了电话给赵妈妈,两母子叨叨个不停,赵妈妈非得视频通话,赵康和就把自己和谷王一起露了出来,正对着手机小小的屏幕,两张脸被拉宽了在上面,原有的帅气都变成了搞笑。
赵妈妈就看到这样傻乐呵的小儿子,顿觉自己是多想了,白愁了好几天,白掉了好几根头发。这个小憨货,会有她想的想家想到皮包骨头那个时候吗?瞧那脸色,比她还好。
说着说着赵康和就把手机递给谷王,自己拿过一个果子开啃,边啃着还含糊不清地道:“妈,这边水果可好吃了,听说还环保健康,我给你寄点。”
赵妈妈:“给我找找美容的,最好美白的。”
赵康和瞪眼:“你够白了,还要白!”这话可不是瞎说,赵妈妈年近四十五,看起来最多三十,且肤色白皙,赵康和小孩子的时候都没有他妈白,就现在的谷王比起来,也在两两之数。
“给你爸用啊,出去就和我爸似的,好丢人。”赵妈妈抱怨。
赵康和笑得向后倒在谷王怀里:“哈哈,好,找美白效果最好的。妈,我跟你说,你那些化妆品效果肯定更好,给我爸涂啊。”
谷王在心里给岳父大人点了根蜡烛......
时间刷刷地过去,谷王也时不时答上两句,表示自己把小赵同志照顾的不错,最近虽然没长肉,但是也没少肉。直到黑脸的赵爸爸咳嗽声从那头传过来,赵妈妈才关了视频。
赵康和的手机发烫了,电量也没剩下多少,一看时间也已经到了九点。找到插头和数据线,把手机放在一边充电。赵康和再度拿起稿纸来看,明天还要去s,今晚要是能把问题弄清楚就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赵康和的周边的气息就有些沉闷。谷王刚见了笑得肆意的阿和,这下可不忍心再让阿和愁眉苦脸的。
拿过一份稿纸,以云界那边独特的语气念着纸上的歌词,念完一边,再用古调唱一遍。听得阿和哼了一天,曲调什么,谷王早就一清二楚了。
说到这个曲调就是另一件让赵康和稀奇的事了,谷王之前当着金子等人说他不会看谱,他还以为是开玩笑,没成想,是真的不会。幸好谷王乐感好,听过两遍就会了,要不然赵康和得愁死。
听着听着,赵康和就跟着哼了起来,只是很多不太熟,有些跟不上。
“我说怎么总觉得奇怪,原来是你的琴风问题!你还一直不说,我愁了半天了。”赵康和扑在谷王身上抱怨,又成了和赵妈妈一起搞怪赵爸爸的模样。
“家传密学,传内不传外。”谷王一本正经严肃脸。
“我是外人?”赵康和眼神犀利。
谷王凑上去亲昵地亲亲阿和的脸颊,正经脸破功。
“内人,天色晚了,大家是不是该安歇了。”
“睡觉?你明天教我?”赵康和问道。
“教,明天教,晚上也教,你要好好学啊,阿和。”谷王抱着赵康和的腰臀,像抱小孩似的往浴室去。
换做前些时候,赵康和是不可能接受这个抱法的,可最近几天整个人懒懒地,不自觉撒娇,现下居然都习惯了这个抱法。到了半途,赵康和才反应过来这个抱法的羞耻。
鉴于地理位置有个一米高,赵康和不敢费力挣扎,只好搂着谷王脖子想下使劲,让他放下自己。
“雾草,放我下来,你以为抱儿子呢。”
“阿和,你要给我生啊。”谷王抱着颠颠,赵康和的手就被巅开了,歪歪的姿势反而比之前坐在手臂上被抱着更令人脸红。
“你有本事就让我生一个出来啊,生啊!”赵康和大红着脸叫嚷。
“好,今晚就怀一个。”谷王说完这句,兴奋地把赵康和再颠了颠,赵康和就被半抗在谷王肩上。
这个姿势,最适合的就是,打屁屁。谷王的手就这么顺着上去了。
“啪啪”的声音,听得赵康和想打架。一把年纪的,好羞耻......
浴室温热的水很快放好,赵康和整个人泡在了里面,舒服的差点睡着。一个呵欠将嘴张的大大的。谷王顺势啃上了阿和下嘴唇,张这么大,绝对是勾引啊。
谷王手在水下划过,滑动一浪浪水花,最后肌肤相触,停留在阿和刚刚被拍打的地方。
‘啧啧’的声音在浴室里格外暧昧,下面刚一被碰,赵康和就敏感地僵直了背。谷王分出一只手,顺着流畅的背脊轻抚。
“乖,不疼。”谷王手一痒,忍不住又拍了两下。
赵康和好不容易忘了羞恼,谷王这两下,真的是撞上痒处了。赵康和手劲颇大地开始扒起谷王的衣物,唯一的那一件。
白晃晃的浴室里,白晃晃的灯光下,时间好像静了一秒,虽彼此赤条条,羞意却乍然消失。
“我爱你,阿和。”谷王低头亲吻赵康和,动作轻柔,像是那个曾满目赤红的夜,爱意在空气中流淌,在水里沁入,在身体上蔓延。
‘我爱你,比你爱我少一点’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还没想好怎么傲娇地说,赵康和就没了开口的机会。
......
半小时后,谷王抱着赵康和往卧室去。
“你抱紧点,我要掉了!”
“不会掉的,你还很精神,嗯?”
“真要掉了。”
“谁让你放那么多浴液,满缸的泡泡。”
“我乐意,又没请你抱!”
“我乐意抱你,行了吧。”
精神回复的赵康和哼哼,“走快点。”
“真的?”
“快点!”
......
“慢点,慢点,听到没!”
“声太小,没听清。阿和是要快点吗?好,再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