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回来的时候,时候快到中午,搂着赵康和小眯了一会,他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看了看睡得不省人事的赵康和,果然没他在就不行,觉都不能好好睡。
起床后的谷王收拾了一通屋子,把赵康和不该接触的都清理了,先前没注意到的东西,这回倒是发现了不少,比如那盏挂着的花式台灯,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拆掉!比如那张十分尖锐的菱形小几,太危险了,收掉!还有几天未回来,一些角落里的灰尘,去尘符还是有缺陷啊,不如他本人。
忙了好一通,谷王又转战厨房,借着有的食材做了两个菜一个汤,用小法术保持温度。而后,还登陆了赵康和的游戏号,给他打了几个boss。再然后,好像就没有什么可忙的了。
空下来的谷王默默坐了一会,时间还在一点半,两点的时候就可以叫赵康和起床吃饭了。
两个人的卧室在一楼,二楼多是空房间和阳台,二楼厅里的玻璃可以看的见半边的远处的湖泊,在这雪天看来也是风景极好的。
迟安在看到谷王电话的一瞬间是以为自己看花眼的,毕竟谷王确实是个有事没事都不找他的艺人,何况现在山远水远的,更没有找他的必要。
“喂,迟安吗?我是谷王。”
“嗯,谷王,怎么有事想起我来,g国那边快过圣诞了吧,热不热闹?”迟安语气还是颇为热忱的,毕竟谷王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还勉强算个媒人。
“没事不能找你,还是在做我不能打扰的事。”
“说的好像你们没干过似的,有事快说,我在华国可是没假期的。手下那群都是难伺候的,本事没多少,脾气大得很。”说的自己手里的事,迟安就不免想到谷王当初还是很给他省心的,也想起自己对他的希望:“你在那边做什么来着,没事别老宅着啊。”
谷王听得心里一暖,迟安算得上他接触这个世界的第一人,当时只觉得不耐烦,没想过会有今天这样和谐的谈话。
“最近接了个影片,《元轻声》,之前还有些外文歌,放在s官网上。”
迟安听到《元轻声》愣了一拍,而后外文歌,又愣了一拍,最后的s,他是不是幻听。“咳咳,混的不错嘛。”
何止不错,比当初跟着他的时候混的好多了s啊,那可是全球最大的娱乐企业,音乐方面也相当出名,当初迟安可是混乐坛的,怎么会不知道。
“这些事也可以和你的后援团那些小姑娘说说啊,我听说她们会时不时的聚一次,你联系一下,也让她们高兴下。”
谷王应声“嗯。”
迟安见谷王听话,就开始絮絮叨叨说着自己觉得谷王用的上的东西,什么人情,世故,巴啦啦地说到谷王手机闹钟响起来。
迟安也猜出闹钟大概是有事的提示,毕竟他忙的时候老这么干。当下自己开口告了别,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谷王下楼去查看自己喂养的小赵同志。
“阿和,起来,先吃饭。”谷王无情地扒被子,赵康和睡得半醒不醒,张着半开的眼睛,张大了嘴打呵欠;打完呵欠,眼角还挂着滴泪珠。
谷王用指腹擦掉那一滴泪珠,再度喊起来:“起床,刷个牙去吃饭,晚上杀鸡。”
赵康和恩恩两声,又用手搓了两把脸才缓过神来。
扒拉完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汤,谷王拿过赵康和还欲夹菜的手,“别吃过了,刚睡醒,小肉干在碟子里。”
赵康和听到小肉干,饭菜什么,都可以无视了。
睡过觉,吃过饭,目测老攻,不,老谷同志不生气后,赵康和同志满血复活。
拿起一把的邀请涵给谷王看:“这五个都比较大,特别热闹,有两个暗示过了,可以拿奖,真是太没有神秘性了。不过,大家本来就很火,可以算的上最受欢迎的曲目了。”
赵康和得意地说着,唱歌这事可是他一大长项,比起他半吊子的事业更让他骄傲,虽然他的身份地位都是不适合混乐坛的,但是耐不住赵康和真喜欢啊,在华国虽然不露面,但是会以长安的代称一年发行几首曲子,每次赚的钱,赵康和也是把它放在一张卡里,可见他对音乐还是比较重视的。
“这个新锐音乐,听说节目很好看,大家去吧。还有这个吉美音乐会,我看上这两个,怎么样?”
赵康和这么一副乖巧的样子,谷王那里舍得拒绝,看了下时间,点了点头。然后张口说道:“这个可以带人去的,大家请几个人一起去吧。我想叫上黄飞几个,代大家发喜糖那几个。”
喜糖?看来是谷王的粉丝群里的那些,“不可以住家里,其他随意啊,她们都蛮可爱的。”
可爱?谷王默然点头:“是挺可爱的。”
黄飞等人还在长涉市猫着冬,不知名的国外旅行就这么上门了。
————赵康和偷偷网聊的分割线————
王妃大人:谷王说请你们来参加音乐会,限额三人,谁要来。机票食宿全包。
侍卫长:雾草,唔要去,加上唔!!!
副侍卫长:哪里?哪天?那格音乐会?
总管大人:嗷嗷,我要去,劳资要去,不,宝宝要去,王妃大人求抱大腿!
吃瓜侍卫:讲真!!!嗷嗷,不抽奖难以平人心!不准上部私分,小心我发大招。
吃瓜子侍卫:说的说不想去一样,谁不想去,站粗来,我送她把瓜子。
吃瓜子壳侍卫:我,想去。
......
王妃大人:抽奖吧,一等奖:名额三个,g国吉美音乐会三日游。二等奖:名额五个:二两谷王做的小肉干(本王妃最爱的小食)。三等奖:名额十个,谷王和本大人的专辑一张。o(^▽^)o,开心吗?
吃瓜侍卫:沙发,都想要
吃瓜子侍卫:沙发,三日游
侍卫长:都想要
总管大人:专辑?长安大神的专辑里有我王爷的声音,说了你们都不信,求证!!!王妃大人
莫名侍卫:雾草,我不相信,你港,你是不是骗我的,长安大神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不信。
侍卫长:假设:长安大人是王妃大人,假设成立,哇哈哈,本大人是天才!o(* ̄▽ ̄*)ブ
...
王妃大人:别扒我的马甲,求放过,qaq
侍卫一号:守口如瓶,不锈钢的。
侍卫二号:守口如瓶,不锈钢的。
总管大人:守口如瓶,不锈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