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音乐节,三人再玩了两天,就回国了。这两天里,赵康和也是陪着的,就算外面的天气真的很冷,还是一起去了,因为时间已经快到了一年的头,在这样的日子里,身边多几个同样来自一个地方的人,总会慰藉几分。
两天过得十分快,时间像加速了一般,但那两天的赵康和还是比平常活跃些,笑得也更多些,谷王也正是看着这些才让赵康和大冬天的,第一次任性妄为。
送人的时候,谷王还是没让赵康和去,一是赵康和有点感冒的迹象,而来,伤感多是告别时,还是留着好心情过节吧。
屋子外的雪人堆成了人形,鼻子位置的胡萝卜颇具童趣,还有门不远处的那棵小圣诞树,挂着色彩各异的小霓虹灯,到了晚上,会发出暖色的光,照亮树周围的一片领域。
谷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有个包还险险擦到了门框。赵康和正坐着看连续的g国电视剧,笑得很大声,谷王在门外不开神识外挂就能听得到。
小赵同志听到门边的动静,放下手里的云灵果和遥控器,迎上门去。
哗哗哗的声音,这是赵康和在挑选那个袋子里是吃的,谷王大拇指挑挑,赵康和心灵神会的拿过,剩下的,还是谷王的。
谷王默默地皱皱鼻子,果然昨晚得罪阿和了。
收拾好东西,谷王再度出门了一趟,被拦了的赵康和:雾草,劳资心情不好~
——闲聊的分割线——
王妃大人:出门了,又不带我,又不让我出去,这是想干嘛?
侍卫一号:养肥、吃掉
吃瓜子侍卫:楼上说的好,力挺吃掉
王妃大人:要优雅,不要污
侍卫长:小肉干,谁吃到了,好不好次~
总管大人:好次,幸好本大人不在王爷身边伺候了,要不肯定得肥。话说,王妃大人怎么把持的住?
副侍卫长:把持不住就不要把持呗
吃瓜侍卫:要优雅不要污!
吃瓜子壳侍卫: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是秀恩爱吗?嗯?
侍卫一号:好大一碗狗狼
侍卫长:好大一碗狗狼
——好大一碗狗狼的分割线
赵康和拥着抱枕揉了揉,就是秀恩爱了,就是发狗粮了,还不是你们这些奇葩的妹子期待的嘛,心情好了的赵康和再度加入侍卫大队闲聊话题。
谷王再回来的时候天色都快黑了,就是心粗的赵康和也忍不住问了句:“怎么这么久啊?抢银行去了。”
谷王摇摇头,让终于好心的赵康和接过一只手的袋子,正好那边都是吃的。空出的一只手摸摸赵康和被妹子们各种直白调戏的发红的脸,“你忘了时间了,这里可没有一直营业的店铺,老板和店员都回家了。”
赵康和躲开谷王的手,侧开一步说道:“我忘了煮饭了,晚上不吃饭了吧,我想吃别的,饺子行不行?”
在小赵同志的要求下,这天晚上两人吃的是热乎乎的饺子,沾上一点醋,裹一点辣椒酱,人生顿时圆满了。
三天后,圣诞节到来,冰冷的街头在冷清了几日后,又热闹了起来。
人群自发地向着街头涌去,各色的圣诞服装标新立异,谷王和赵康和穿着同色系的羽绒服,穿着上唯一显眼的就是脑袋上红色的圣诞帽,但是这样的帽子在人群中也是常见。
谷王护着赵康和在人流中溜达了一圈,让赵康和满足地体验了一把异国过节的热闹氛围,领过街头圣诞老人发的糖果,又蹭了几个小孩子才吃的大大的圆形棒棒糖,直到毛毛的太阳晒得人有些热的时候,二人才到家。
与外面的热闹比起来,家门口可怜兮兮的一棵树现在就显得有些无趣了,赵康和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挂在树的顶端。
一棵绿色的圣诞树,戴着一个红色的帽子,赵康和走远两步,看了看整体效果,对着开门的谷王喊道:“过来,我给你拍照,留个纪念啊。”
这拍照自然不可能是赵康和一个,两个人的合照也是连拍了好几张,加上之前在街头拍的照片,赵康和整理了几张能完美凸显出自己帅气的照片,发给了赵康安建的家庭群。
默默留下照片的谷王的博论:大过节的,再秀一发恩爱。
圣诞节的热闹也只是一天,赵康和对此的重视肯定是比不上国内的春节的,不过当初大哥说的是待到爸爸退休后续都处理完再回家,算了,到时候偷偷回去就是,还能赶他出去不成!
看着赵康和又陷入自己的脑洞,谷王就觉得不能让阿和这么无所事事下去了,整天这样的状态,对身体也不好。
赵康和接过谷王给的那本书,把书拿正一看——《导演的职业素养》。
赵康和:......
摸摸一脸懵逼的阿和的头,谷王开口道:“阿和,你先看书学习一下,等二月份就去剧组参加拍摄吧。”
“不用看书,到时候直接让唐谨慎说呗。”
谷王晃晃自己手里的书,“就一本,看完给你惊喜,陪我一起看呗。”
赵康和撇撇谷王手里的书,“我随便看,记不下来的。”
谷王看书自然是一目十行那种看法,他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完全记住,所缺的只是熟悉的运用罢了。但是很多的事情书上并不能将它说的清清楚楚,人们所能知道的,是那些已成定论的东西,或许有一天,那些定论将会被再度推翻。
元腔据说是元轻声独创的戏腔,以婉转昂扬为美,谷王学了十几日的唱法,也唱不出来杨梅要求的那种婉转中的昂扬,谷王一度怀疑是教授的人教错了,可是杨梅唱出来偏就还有那么几分味道,谷王即使是研究了杨梅的每一块脸部肌肉的运动,每次喉结震动的频率,照样还是唱不出来。
看完了好几本从国内网购来的书籍,谷王把书丢到一边,这些书都是关于戏腔的,但元腔却都只是一笔带过,看了也没什么用处。
赵康和才看了两章,就看到谷王刷刷翻了几本书,而后还直接丢了书,关心地问道:“怎么了,那些书不好?”
谷王偏过头,把头蹭在赵康和的颈边,低声说道:“买错书了。”
赵康和笑得肩膀一抖一抖,差点把谷王的头给抖下去。大声咳了两下,赵康和终于止住了笑声,随后笑着安慰道:“买错了就错了呗,再去买新的啊,你丢书有什么用?真傻。”
赵康和已经很久没有觉得谷王实诚的像个二傻子了,今天这么一出,还真是把他逗笑了。谷王在赵康和日心中渐稳固的大男人形象,就这么瞬间崩坏了。
伸手拍拍谷王的大头,赵康和问道:“看书干什么?是角色的事吗?还我看到封面上有个什么戏腔的。”
谷王却是不说话,动起嘴来,阿和笑的时候,就该想到后果。
“别咬我”
“别舔”
好好的上午就又过去了,好不容易看了几十页的书也被丢在一边,等待下午主人将它们拾起。
下午一点,重新捡书的谷王突然想起了自己让赵康和看书的意图,而赵康和这时候,睡得正香,罪魁祸首还是自己,想到这的谷王不由得心虚地摸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