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头的出生虽在表面看来对赵康和无甚改变,却是损伤了精气神的,就像缺失了一部分的精气,人自然会虚弱上许多。谷王备的碧玉小碗,赵康和喝了五日,才又活蹦乱跳起来,这时空间里的馒头也长了一圈,大抵是脱离了父体,脸颊看起来虽没有刚出来时那般微鼓,不过依旧是白胖胖馒头一个。
两人离开赵宅后到剧组开拍空出的这个时间差,也被耗得差不多了,转眼谷王又要去给馒头挣奶粉钱了。
夜里,看过了小馒头,两人躺在暖和的被子里。
赵康和在被子里蹬蹬腿,扯扯谷王的手臂,“明天我也要去,我在家一个人闲得慌。”
谷王睡姿规范的紧,被赵康和扯住了手依旧闭目一副我在熟睡的样子。
赵康和连着说了两遍,见谷王还是在装睡,手往下面伸去,眼珠不错地看着谷王,他还不信了,弄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伸手在下面鼓掏了两下,谷王的那处就乖乖暴露了。赵康和得寸进尺,动作幅度更大,整个人都快爬上去了。
两人身高不差几厘米,赵康和也是长腿长手的,把谷王搂在怀里也轻易地很,搂着人的赵康和豪气顿生,不规矩的手继续探索。
这回就没得逞了,忍不住的谷王啪啪两声拍上小赵同志的屁屁。
“那边最近来新人,乱的很。闹什么,再过个半个月,元气补回来了,随便你去哪。”
谷王在赵康和面前脾气好的紧,但赵康和一怕公主抱,二恼打屁股。嫌弃他闹腾的时候,谷王就用这两招,而且屁屁肉厚,打起来手感好不说,也不怎么疼,就是丢面子的很。
赵康和气愤地在谷王嘴上啃了两口,低声不满地说:“我的不是给你碰了,你的就不行了。”
谷王抬首压低赵康和的头,两人视线相对,赵康和安静地不说话,谷王默默看了一会,也确认了阿和没有翻天的想法,宽容地给他揉了两下被打的地方。
“你不嫌累,嗯?我怕累着你,睡吧,明天带着你,你带着馒头在空间里玩。再过,唔,五天,你跟着五剧组,大家正好去山里取个景,风景不错,人少。”
赵康和表示他绝对不是因为被那个还没玩过的空间诱惑了,“馒头只会在盆里乱扑腾,玩个屁啊,好困,睡觉,你不要吵我。”
示威性地瞥一眼谷王的下面,赵康和闭眼准备睡觉。谷王自然不能让阿和觉得自己没吸引力,咬着赵康和耳垂说道:“五天后你就知道错了。”
一晃五天,大白天里,因为快是回春的时候,太阳光照的人心里暖暖的,江南水乡空气里的水汽也仿佛被晒跑了。
赵康和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衣里是暖和的皮毛,既维护了他的风度,也了保持他的温度,一举两得。那点子坐在副架不能愉快地开车的小事也被弃在脑后,不见影了。
唐景深领着赵康和进了剧组的地盘,好些个演员都在练习吊嗓子,还有些在做着赵康和眼中挑战极限的下腰,劈叉等,看的赵康和腰上一麻,今晚估计自个也要挑战这些个高难度了,说不定更惨。
唐景深瞄见赵康和的手在腰间拂了一下,以为他是看呆了,当下含笑说:“请的都是有点底子的演员,这些不是很难,难了也得刻苦,戏里的人物可是靠这些吃饭的,小谷才是真利害,一手功夫很俊啊。”
赵康和默然点头:“力气挺大的。”说完就往谷王那边去。
留在后面的唐景深: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在外面的小赵同志风度翩翩,到谷王面前第一句就是“冷吗?到点去吃饭吧。”
身边听到的不知名小助理:嘤嘤嘤,赵总好温柔,谷美人给你吧。
谷王原本正低着头看剧本,视线顺带一瞄小赵的肚子,“好,吃东坡肉。”
赵康和眼睛亮了亮,勾起嘴角矜持的笑着点头。
外表高冷总裁,内心温柔攻(大雾),小赵同志成功在没见过他的众人心里留下良好印象。
上午唐景深抽空接的赵康和,赵总表示不需要什么接风宴,麻烦,听说时间挺紧的,不要浪费宝贵时间。唐景深自然顺杆子下路,接受了赵康和的好意。
剧组里的人都是跟了唐景深许久的老人,就连那些个艺人,也知道他的谨慎和讲规矩,剧组里不许拍照,不许往外传消息。要不是这些个规矩的严明,这部剧的消息也不会在外界少的那么可怜。可怜主演都还被遮在雾里,一是赵康安的交代,二是唐景深自己的考量,多黑的艺人都能洗白,何况只是一个性别爱好特俗的,讲的就是震惊,要的就是惊艳!硬指令,不行也得行!
至于影片上映那都是好久之后的事了,急不来,当下还是指望赵董弟弟不要乱折腾。想想谷王那副冷脸,小赵同志脾气应当很好吧!唐景深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思。
由于赵康和上午到的点不错,谷王的戏被排在下午,正好够谷王领着他熟悉剧组。一路引得众人眼光无数,各种花式看法齐出。就连一旁的云仃都暗搓搓地偷着瞧。
经过化妆组的妹子分析,这一天,谷美人(剧组妹子代称)笑得次数比一个月还多,而且各种温柔,各种宠溺,给人一种美人攻的错觉。可惜一切美景只能看看,不能留下点照片视频纪念,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下午的赵康和没事做,跟在唐景深后面,一副我真的是来学东西的样子。同着转悠了一圈,笑着同剧组的人打了一通招呼,认全了人,顺便摆弄了一下书上看来的东西,逼格与风度同在,勤勉与严肃同在,看的谷王,一愣一愣的。
谷王认识的小赵同志,逼格最高的时候莫非初见了,一身的精英总裁范,笑容温和适度。一个男人认真的时候最为有魅力,谷王暗暗揣测了一边这句话,觉得还真是有几分道理。例如阿和玩游戏也是一脸严肃,但那个时候也格外吸引人呐!
于是,这个五天后的晚上,谷王作为一个认真的男人,勤勤恳恳地开工了,赵康和第二天阵亡在床上,别的没啥,就是腰酸。
冲着小馒头嘀咕了一天的赵康和绝对想不到让自己这么凄惨的源头正是自己装的逼。俗话说得好,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下去,赵康和休息了一天,感觉自己半条血管回来了,再度向着剧组进军。
在剧组的后面几天,总算真学到了些东西。不过不算学到的杂七杂八那些,赵康和也不要悔恨来这一遭,拍戏时候的谷王穿着一身戏袍那叫一个风情万种,赵康和成功变成了第一个敢在唐景深面前拿着相机咔咔咔的人,还给侍卫团偷偷爆料,唐景深看的牙痒痒,倒是无辜演员受了一回累。
两人白天在剧组里,一个拍戏,一个兼职副导演,可以算得上夫唱夫随了,到了晚上,回家路上叨叨一通,说点闲事,吃个晚饭,进空间看小馒头。孩子小名落实了,就是馒头,大名赵康和还在考虑中。想来想去,想到头疼,因为孩子还小的缘故,就把这事放到脑后。赵康和更为关心的是馒头的生长变化,简直一天一个模样,虽然壳子还是白嫩嫩的,但是那重量,那个头,可以算迅速了。
几天的时间,馒头大了一圈,赵康和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馒头姓啥?赵康和心里自然是更希翼孩子跟自己姓,可自己还有个哥哥,谷王真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名头,现在两人作伴,他还真对馒头的姓还真有点纠结。
谷王纵是再机智也想不到这样的问题啊,他能想到的就是拖了自家伴侣大哥干的事了,查了查赵康和的卡额度,大赵办事利索,馒头的奶粉钱有了。而后让他感兴趣的,就是把儿子放出来满地了,想想就有趣。
无奈馒头长得再快也没用,时日太短,几天的功夫能长到多大,谷王这些个心思只能暂时熄灭了。掩在心里,把心神放到剧组去,好歹再给馒头赚个尿布钱,将来还上学,上完学还要娶媳妇,万一再有几个小包子,也得准备着,他可不想再被赵康安逮着问有没有钱。
至于被赵康和偷偷暴露消息的侍卫团,他们已经歪歪到双胞胎了,你想啊,王妃大人说到将来宝宝起啥名,这不是包子快出来的节奏嘛!不说王爷大人越发妖冶的容颜,就拿王妃大人的俊颜来说,谁的包子都可以萌一脸血啊。
在这样欢喜的氛围里,八卦群众里又兴起了一度风雨来。
度嫂八卦吧首帖:话说,我家长安大大的声音终于又粗线了,还是男男合唱,那个男银还是有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