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想到问题的赵康和现下的脑子也是不够用的,快感冲击着每个细胞,好吧,发现他突地神游的谷王更加使劲了。
房内的声音直到晨光出现才停歇,这一晚赵康和竟是没被谷王做晕过去,感概自己体力颇好的赵康和无奈地安慰自己。
谷王满足地在赵康和身上蹭蹭,随后脑门挨了一巴掌,“我要洗澡!”
被拍的谷王乖乖听话,洗澡顺带按摩,服务到位的很。
清醒地赵康和也被热水泡的迷迷糊糊,不过他终于可以想想昨晚或者今早的那个问题了。
半月不见,在他身上左按按右按按的人是怎么了?
太想他?待定。
太感动?待定。
欲求不满?可能。
太想他太感动欲求不满=不完全。
在脑子列了这个等式,没想明白的赵康和盯着谷王看着,眼神迷茫,这是要睡着的节奏。
抱着睡着的赵康和擦干,控制着干净的**单被套等物,让它们自行归位,而后将脏了的那些丢到浴室的篓子里去。
忙完这一通,谷王回到**边去看自家的阿和。
瞧这白里透红的皮肤,果然有效,双修真是好东西,阿和对他这么好,他就该努力帮助阿和修炼,不该像之前那么懒散的。嗯,以后要勤加修炼。
低头在赵康和变得白嫩嫩的额上亲了一口,再去唇上啄上一口,又给他掩了掩被子,随后静静地下楼。
赵妈妈已经早早醒来了,谷王拉拉衣服领子低着头进了厨房,低声温柔地问:“妈,我帮忙吧。”
见谷王一点也不生份,赵妈妈也当他是自家儿子一般指使,指着旁边的一堆葱说:“你把那些葱洗了,给你们做葱花蛋饼,早上还有豆浆。”
谷王埋头弄葱,掐掉黄叶子和不能能留的根须,他在下来的时候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阿和好想很喜欢他自己的肤色,变得白了,不会暴起吧?
对,谷王这个心机boy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这件事,赵康和虽然说过白白的好看,摸着也舒服,但是也说过小麦色很男人,两相比较,爽过之后的谷王决定先寻求个靠山。那靠山就是做葱花蛋饼的赵妈妈。
一时爽,多时恼,阿和又那么别扭,谷王给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摘完葱,而后自觉洗手去带馒头,培养父子感情也是一大要事,这心塞塞的假期可只有几天。
四大一小,吃过早饭,赵妈妈给赵康和留了两个饼。谷王默默起身给赵康和熬粥,获得大小白眼无数个,连赵妈妈也是嘴角抽抽。
赵妈妈:儿子哟,你连这么个小白脸也压不住,真没用。
被自家老妈鄙视的赵康和在十点钟,太阳足够晒屁股的时候醒了过来。
而后,二楼传来震天动地的喊声,“谷王,你丫的上来。”
赵妈妈伸手去接馒头,谷王冲她笑笑,“妈,没事。”
赵妈妈:没事你还抱着馒头。
谷王上楼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小小皱眉愁了一下阿和为什么动静如此大后,就颇英勇地推开了门。
先出现在赵康和眼里的是懵懂无知的馒头,成功灭火一半。馒头这段日子食量被赵妈妈控制在正常婴幼儿一般的水平,长得也没有那么快了,看着就四个月的样子。依旧还是那副白白嫩嫩的,略略长开了的五官很是秀气,特别是那眼睛灵气十足,小嘴巴红润可爱,在小脸上十分显目。
馒头有些无措地看着赵康和,这个人好眼熟。
赵康和好似也看懂了这句话,就算没看懂也知道儿子没认出来他,没看没冲着他伸手要抱吗?
指着自己的脸,赵康和都不想给它个形容词,“怎么回事?”
谷王笑了笑,觉得背后有股寒气漫上来,不过白嫩嫩的阿和那么看着他,还是赶快回答的好。
“阿和,那个洗筋伐髓,对,就是洗筋伐髓。不过方法有点特别,不过你看多管用啊。”
赵康和微微眯眼,不似以前那般带点子威严,还可以在面上糊弄人一下;白里透红哪来的威严,刚起来的缘故导致脸颊红扑扑的,反而像是没睡醒的模样。“你接下里是不是要说双修什么,要倍加勤恳,不可轻忽。”
谷王那句‘对啊’卡在喉咙里,没敢说出来。抱高馒头说道:“馒头,看爸爸变多白,好看吗?”
馒头也颇为上道的‘啊啊’两声,估摸着是对爸爸两个字产生的连锁反应。
赵康和慢慢地走过去,其实他确实想龙行虎步来着,奈何心力有余,腰力不足。
抱过自家懵懂的儿子,扯着谷王的领子,慢慢拖到**边,推到。
开揍。
揍完后,让馒头踩着玩。谷王躺在**单上,笑得一抽一抽的,肚子上的馒头,小爪子和挠痒痒似的;还有阿和气的的眼睛瞪大地样子,也十分可爱。
瞧见谷王还伸出手护着馒头,赵康和也心塞的倒下,双手抱在头的两边,一副痛苦状,“雾草,劳资等下怎么见人,这么一副,天啦。”
馒头“啊啊呀呀”地趴着,小脑袋慢慢挪着,小爪子也伸到赵康和肚子上去。左拍一下,右拍一下,手感不错。于是,馒头就抛弃了谷王,投奔手感更好的赵康和。
无奈的赵康和也还是个合格的爸,护着馒头,嘴里叨叨着谷王的不对。
叨叨完一通后,侧头去看谷王,“有什么可以变肤色的东西不?有我就原谅你,真的。”
从馒头投奔友军的时候,谷王就保持着侧头的姿势,既能看顾馒头,又能看阿和。
卧室内光线很充足,赵康和起来的时候先拉了窗帘,再去的洗漱,而后就是召唤谷王。**单换的浅蓝色,有些凌乱。从谷王这边看去,还能看到一边窗子外的一片天,室内蓝色的壁纸,外面的蓝天,还有乱乱的**单,这一片蓝挟裹了赵康和和馒头。
拥着一大一小,谷王轻笑着说:“有的,不急。我去找找。”
说完还对着馒头笑笑,“大家来变魔术。”
谷王进了空间,留下馒头和赵康和两个相望着,“馒头哟,你爸怎么那么蠢,就不担心自己被切片,大家现代人可是凶残的很。你说是不是?”
赵康和也只能对着听不懂话的馒头抱怨这事了,那位心大的天塌了也不当回事,想想昨晚刺激的场面,不仅胆子大了,脸皮也厚了,自己算是被吃的死死的。
亲亲馒头的小脸,“你爸爸被吃的死死的,好惨哟,你去吃定他,大家把他吃光光,好不好?”
馒头被亲的还挺舒服,掉着口水往赵康和脸上去,给了他无数个亲亲。
谷王在空间里神识来来回回的扫,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要不,自己配个药?
因为谷王的不靠谱,赵康和在卧室里呆到傍晚才下的楼。之前各种变色的药丸,真是酸爽的不得了。红的,绿的,白的,黑的,还有一个彩色的,呵呵,人生从未那么丰富多彩过。
看了一天的变色爸爸,馒头从此后对各种圆状的小颗粒都很有好感,尤其是有着鲜艳色彩的,在他的想象里,那都是可以让人变色的神奇糖果。,可惜一般的糖果都只能变变舌头的颜色,没有他老爸的药丸那么给力。
那药丸也果真十分神奇,全身上下连小小和都变成赵康和之前脸上那个色了,引得某人大晚上的硬是要开灯好好参观参观,自然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激情飞速》前两日上座率出来的第一天,开后门的小赵同志和谷王在家里鼓掏变色药丸,理所应当地错过了第一手消息。第二天一到企业,王乐这个八卦君就积极地拎着份文件上总裁办公室了。
“老大,好消息。老大眼光可真是好啊,《激情飞速》现在可是一票难求啊。我可不可以走个后门,提前领几张票。”
赵康和心里大悦:“拿过来,让我看看数据,至于票的话,你用办公室的电话找影院要,他们有预留票的。”
王乐笑嘻嘻地道谢,而后继续捧人:“谷王演得也好看啊,据说新影片还是大家远方的,估计又要刷屏刷好一阵了。”
赵康和看他一眼,也瞧出了他的小心思,不过既不怕他泄露消息,就算说实话也没什么关系:“嗯,快了,还有两个月就可以上映了,到时候给你们放年假。”
满足了自己的八卦心思,又得了几张门票,满足的王乐吹着口哨出门了。
赵康和:吹口哨不扣工资了?
事实证明赵康和的记忆还是没问题的,企业的这项规定也没啥变化,收到罚条的王乐扑桌哀叹:“我要去黄牛票...”
(批罚条的板着脸的特助:为什么有些人总是那么开心,我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