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醉金迷,这个词方崽子见识过,酒不醉人人自醉,今儿个也算见识到了。这不,才喝了两桌,方伟就觉得有些晕晕乎乎的,这旁边挽着他的人也像假的似的,于是乎,方伟当着云老板的面,把他闺女朝着自己拽了拽,还一脸的理所当然,看在日子如此喜庆的份上,云老板也只给了个大白眼。
看的金子在一边偷笑,笑完就给了方伟腰上的软肉几下,那点子醉意在痛痒下,刷地就没了,为了自个的人生安全,方伟笑着向下一桌前进。
这前面几桌大多是云家至亲,灌起酒来,方伟还真不好拒绝,各种年份的酒一混,让人晕会头也是正常,再往后的客人倒不是别人家的,是方伟自家的。
只见方爸虎着脸瞪着他,有种要是没人在这老子就把你塞回你妈肚子里的气势。
方伟鼻子轻轻哼哼,哼的很小声,只有金子听得到,当下再给了他几下,掐完后再往前推了推他。
方妈在一旁委委屈屈的眼眶发红,看的方伟也有几分难过,心说:妈,这不儿子是娶媳妇吗?大好的事,咱家儿子挺多的,就入赘一个也成啊。
无奈地看了看方妈,举起酒来对着方爸说道:“爸,我订婚的日子,喝一杯。”金子也在一旁说道:“叔叔,今日我和方伟订婚,您喝好。”
方爸不方崽子那般,早听过金子利害有本事不输男儿的话,当下端起杯子,绕过方伟的酒杯和金子碰了一下,“小兔崽子,随便折腾。”
金子脸上笑意盈盈嘴上却是没说话,总不能对着人家爸爸的面说:我就等着把你儿子□□成二十四孝,您不急!
方妈妈摸摸发红的眼眶,从手上摘了个通体碧绿的镯子下来,轻轻给金子套上,知道那是方家媳妇定物的金子笑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拥抱方妈的时候趴在方妈肩上轻轻地道:“妈,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方妈妈正要激动着,嘴里“唉唉”地应着,眼看着,又要红了眼眶。
没等她缓过情绪再说点什么,众人的目光都集聚在了金白两色交错,大气辉煌的大厅入口处。
赵妈妈一人当先,一身就一套合身的蓝白色休闲装,头发扎成马尾,看了好一会众人才认出来,其实变化没多大,就是那衣服款式,还真没见赵夫人穿过那样的。
待众人脸上挂了笑,正准备同赵妈妈打招呼时,谷王和赵康和牵着硬要自己蹦跶的赵谷鑫小朋友进了门。
众人也只听闻赵家小子和个男人在一块了,也曾听说赵家小子好像从那抱了个小子回来,也曾听说赵家接受了那个男人,也在电视上或者影院里见过谷王,只是这般活见真人,还是家庭版的,还真的是第一次。
谷王比赵康和只高了一点,两人都是年纪轻轻的模样,在老一辈眼里俩孩子长得很精神,模样很俊,在同金子他们一辈的人眼里,帅哥和美男,资源浪费。
两人,不,后面的三人都是同赵妈妈一个款式的蓝白色服装,脚上的鞋子也是一样的,很是整齐划一,明晃晃地告诉在场众人:大家是一家人,大家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馒头抬着小脑袋看着前面的众多人,见他们都看着这边,兴奋地‘啊,啊’两声,再激动地原地蹦两下,蹦完后松开牵着赵康和那只手,拍拍平日地对他百依百顺的谷王,‘大大,大大,抱,高高。’
赵康和看着儿砸才短短几日找人抱就完全忘了自个心里顿时有点涩涩的,把自己当初让馒头跟着谷王学走路那点事都给都丢到旮旯里去了,哀怨地瞅着馒头。
馒头毫无所觉,在人群里看了一圈,看到了头顶亮晃晃的金子故娘,指着那个亮晃晃的人,“大大,去。”
谷王好笑地看看只在眼神里带着委屈的赵康和,知道他在人前还是很要面子,微笑着问道:“阿和,大家去看金子吧?”
赵康和抬眼看看他,抿着唇笑笑:“嗯,大家过去吧。”
这一番对话,自然都进了别人耳里,旁人因着他们这番动作,倒是把两人关系和印象里那些事一一合上了。
几人之所以当着一堆人的面姗姗来迟,还有有原因的。谷王准备了三个人的家庭装,赵妈妈瞧见了有点小眼红,当下里拉着小赵同志,让谷王领路再去一趟,等这些都弄好了,就这么迟到了。不过赵妈妈早有准备,已经给金子打了电话,让她们先吃着。
两家私下里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这点事如果不知道可能还有点介意,知道了自然不怎么放在心上,金子还开玩笑道:“赵阿姨,可得给我带个礼物安慰一下。”
赵妈妈已经先后面三人一步而去,这下正给金子送她开玩笑要的安慰礼物,赵康和离得还不算近,毕竟来的人挺多,好几十桌,再加上间隔距离,他们在入门处,金子几人还在最前面敬酒,这之间隔得可有十几二十米。
赵康和和谷王并着肩走,时不时伸手扶一下因为人多而激动的馒头的小腰,免得他把自己给蹦跶出去。旁人就看着他们这样走着,还没到一半的距离,细细碎碎地讨论声就已经响起。
靠在路边的桌子上的客人倒是没怎么说话,赵康和依稀能听见模样,演戏,孩子几个词,心里有点不爽在积聚,男人和男人在一块怎么了,又不杀人放火!长得好看怎么了?非得往丑了长才好啊;演戏怎么了,有种你们都别看啊!孩子怎么了,劳资亲生的!
总之,赵康和觉得别人的窃窃私语基本都不会是好话,这种场景他是曾想过的,会受到别人的不理解待遇,越想越不郁闷,正胡思乱想着着,腰间被拍了下。赵康和偏头去看抱着馒头同他胡乱说话的谷王,他的眼里正好印出个他。
星星眼了的赵康和瞬间就将那些个杂乱的心思都抛了去,别人的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都缝上不成,管他人怎么想,和自己欢喜的人,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
相通了赵康和心里的那点子烦躁就没了,笑得更加真诚。到了金子身边还给了她一个拥抱。
“金子,要不要抱抱我家馒头,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被赵康和无视了的方伟听到这话,立马双眼放光,看的馒头往谷王怀里缩了一下。
谷王安抚性地顺着馒头的背轻拍,同时还不忘对着罪魁祸首方伟放冷光,方伟讪讪地摸摸鼻子。僵硬地开口:“宝宝长得很好看啊,叫什么?”
赵妈妈已经被云老板迎到女士坐的那一桌去了,金子招呼赵康和,方伟也只得和谷王说几句,夸完孩子后,立马想到孩子如果是赵康和的,那就不是谷王的,不过是谷王的可能性更小,而后就觉得自己的话问的不妥,男人嘛,肯定会介意孩子的事。
谷王听了方伟夸馒头,也给了个笑脸:“赵谷鑫,三个金那个。”
两人又尴尬地略略说了几句,赵康和也和金子说完了,方伟就继续和自家人喝酒,金子则是领着三人往酒桌去。可惜对金子头上金饰颇有兴趣的馒头,晃了一圈愣是摸都没摸着,不过馒头乖巧,没满足他这点小兴趣也没事,别饿着他就成。
这一桌都是些年轻人,不过即使有男有女的,谷王抱着个馒头还是有点奇怪了。
赵康和扫了一眼,就坐到赵蕴西身边去,倒是谷王身边的另一侧正巧,是那个秦绾,谷王之所以还记得也是因为秦绾为着赵康和小小挑衅过他,还算的上是个情敌。不过这下倒好了,秦绾身侧那个瘦高个男子应该就是男友,还体贴地夹菜,秦绾也是带着浅浅笑意,直至谷王坐下时,脸上的笑才裂了点缝。
那瘦高个长得还颇为斯文,戴着副金边眼镜,看着还挺儒雅。当下瞧见了谷王,也看着了秦绾破功的笑,脸色不变,只是提议让秦绾同他换个位置。
等换了位置,却是神思不属地打量谷王,赵康和瞪了他许久,才歉意地笑笑,而后才继续吃饭。
就算赵家颇受瞩目,在这长涉市算头头,众人平日里忌惮又讨好,在这人一大把的场合还是注意形象的,所以只主桌上的赵夫人被敬了两杯酒,赵康和这里没几个人敢打搅他喂儿子。
年轻人换位置的小小事情也没被几个人关注,就那么云淡风清地过去了。酒桌上的热品上到一半,却是老贵客那一桌出了点问题。
只见一个十分精神地儒雅老头不合形象地拍起了桌子:“胡乱说个什么?年纪一大把不会积点口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