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康和睡到中午的第二日,谷王却是早早地被人找上了。这来的人并不是陌生人,恰是做了唐景深心中好人的孟家祖孙。
孟老头觉得自己也算是良苦用心了,为着偷个玉使出暗度陈仓这种招数,还失败而归,这下不得不再度求上门来了。
也就几日不见,孟老头上的银丝又多了一把,可见平日焦灼之心。
特定的包厢里,淡淡的茶香萦绕在鼻尖。
“谷先生,我真的急需那玉,还望你告知老头子那里找到的玉。”
老头的鼻尖直冒汗,他为官一生,也算的无愧于心,这回为着老伴就是违心的事也得干,人命要紧。
谷王喂着馒头尝了尝桌上的茶水,直到馒头吐舌头,给他擦完小嘴才回话道:“真的就是意外得到的,那处也不会再有了,告诉您也没用。看您急得都冒汗了,要玉的原由我也知道,怎么也不至于骗您。大哥那里许还有些玉,不过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不如多陪陪尊夫人,说不定病就自己好了,心情愉悦也是有利病情的。”
孟老头气的无奈,可连别人家都翻过了,银行里也没啥别的东西,只有一大票的存款,就是想权势逼人,赵家老二也不是好欺负的,想了一通,叹了口气,还是挥袖而去了。
谷王喝完半杯茶,刚踏出包厢的门半步就被服务员拦截了。默默给人付完帐,谷王为自己的荷包心疼三秒,来这么贵的地方作甚,茶水还苦到馒头了,最后还得他付账。
出去转了一圈,谷王一手儿子一手吃食回来的时候,赵康和还呼呼大睡着,谷王就放了馒头去床上捣乱。
馒头的爪子也开始给力地在赵康和身上挠痒痒,十分钟后,不胜骚扰的小赵同志终于晕乎乎地起床了。
“馒头,你爸呢?”扫了室内一圈,没瞧见谷王的赵康和问道。
等听到馒头的“爸大”,才意识到,馒头知道也表达不清,谁让他还小呢。
不过没过多久,谷王就出现在了赵康和面前。
“我去给大哥打了个电话,上午孟老头又找过来了。”
赵康和摇摇脑袋,清醒了一点才问道:“我记得你那不是一堆那个灵石吗?偷偷给他几块呗。”
谷王戳戳他的脑门:“不给,先前那十几块都是下品的,极品还得留着用呢。再说了,那个也没有起死回生的作用,那点子灵气对人体作用根本不大,我估计那老太太是邪气缠身,孟老头身上也有,几个符的事,干嘛浪费灵石。”
赵康和不满地推人,摸着自己额头道“你早给人画不就得了,还让别人欠人情,多好的事。”
谷王夺过赵康和身边的馒头,无耻地笑道:“阿和,你被我惯的越来越来单纯了,简直天真可爱。”
被笑话的赵康和彻底醒神了,想了一圈,还是觉得让人欠人情不错的。
“让人欠人情怎么了,那么大的官,便宜不占白不占。”
“人情是要往来的,下回求到你面前,救不了人,恼羞成怒,就是你的错,我倒是不怕的,家里人怎么办,还能隐世不成了?何况现在卫星满天飞,这种国情下,权势最大。”
斗米恩,生米仇,这六个字晃到赵康和心头,一个激灵,浑身就是一颤。打过颤后,露出八颗牙齿笑道:“老子就单纯了,怎么滴!我还和馒头一样,活泼可爱又纯洁呢?是不是啊,馒头。”
事实证明,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谷王也折服在小赵同志突飞猛进的脸皮厚度下。
两人再在北京留了几天,就收拾东西飞回长涉市了。而此时,让唐景深期待已久的影片也快要正式上映了。
因着主演人少的缘故,连热闹的娱乐节目唐景深也给拒掉了,只有预告和各种片花在网上流传,各处粘贴占据好位置的海报,还有给力的直播,正值元生百年寿诞,时候也是恰当的很。
对于影片,唐景深是一点都不担心,前几日的票都预售完了,可见受欢迎程度,就算后继无力,数据也不会颓废到哪去,毕竟,华国人多啊。
娱乐圈中也再度挂起一股谷王的热潮,而普通民众里也复苏起了元生热,各地被偷偷撕走的海报不在少数,元轻声那两句经典也成了耳熟能详的名句。
不过,预告和片花各种的资料还是不能满足众人的期待的,在万众瞩目下,《元轻声》正式上映了,首场满座。
看过的观众都直呼看不够,被元轻声这个角色折服的人也大有人在,当然也少不了如官方的直播所说,激起不少人的爱国热情,让他们对当时那个时代有所了解,更加深入理解国家的意义。
至于对看过影片的人来说,有受到大大启发,从此走上新人生路的也有,因为正能量的传播,就算是在海中,也能激起自己的浪花;也有看过就忘的,影片只在脑子留下一个好看不错的影响;更多的则是有点小小的收获,从死亡,从生命,从和平,从奋斗,千人眼,千人心。
不过诸观者一致的看法,就是都表示影片很好,饰演者谷王很不错。再说谷王也没什么绯闻、丑闻、陋习的,就连别人想找茬的也心塞,找不到啊,这人除了和小赵同志这个拿了证的人一起出门外,那是干净正经的不要不要啊。
《元轻声》上映这些时日,极受关注的谷王却是一家三口闲散度日。
赵康和的远方娱乐股票一涨再涨,企业内部也是和谐一片,公事上就无需担心了。闲下来的小赵同志就关心起谷王来了。
“阿王,你每天这样无所事事,无聊了咋办?”赵康和一脸关心。
“嗯?无聊,我有事干的,没事也可以修炼,阿和嫌弃大家父子吃白食吗?”谷王摆出一副幽怨脸,看的赵康和抖了抖。
“那你好好带馒头,可以多教他说话,过阵子他就可以自己走了。”
赵康和说道这里,不知馒头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名字,一步一顿地朝着赵康和走了过去。
“爸爸,抱!”
看着退去担忧只剩笑意的赵康和的脸,还有往下一点赵谷鑫无齿的笑,谷王也不禁弯起嘴角。
————我是完结的分割线—————
众多的外界评价与谷王其实没多大干系,那些个外界的荣耀同他也没甚干系,唯一有些让他挂怀的就是那些关心他的人了,虽然可能压根没见过他,但也因着这样那样的缘故盼着他更好,这样的真心才是值得他铭记的。
说到娱乐圈,唯一遗憾的就是未曾演过一回大侠,那时想必阿和更为欢喜感动。
人生如白驹过隙,眨眼就是一年多,对于谷王可能漫长的一生来说,这一年很短很短,但是这一年对他来说又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最深刻的记忆了,遇上阿和,有了馒头,这世界与他最为相关的两个人,这初始的美好,定是此生难忘。
也有人说新近的影片捧他上了繁华荣耀之顶,但依他来说,命运给的相遇机会才是幸运之顶。他也将记住最初给自己心做的承诺,珍之爱之,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