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里暗搓搓思量几天,平不下那颗心的王乐还是选择了出动,不让他挣一笔,天理难容。
段蓝蓝拉着黄飞一起坐在影片院的门外。
“外面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唉唉叹叹,想必里面却是热热闹闹,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的。”段蓝蓝说完长长一段,觉得自己特有文采了,才又叹了口气,抬起头无精打采地问:“飞飞,你说你为什么要拿影片票打赌啊,你说我为什么要一时冲动跟你一边啊,这下好了,难兄有个难弟,难姐有个难妹,大家配成一对了。”
黄飞同样叹口气:“哎,本来打算的好好的,我影院有认识的,搞张票不难,谁知道那票被别人先要去了。嗷嗷,我要升职,我要发财。”
王乐在影片院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段对话就这么飘进耳里,两个小姑娘一个娇俏,一个可爱,真是不错,坚定了王乐同志卖黄牛的心。
“咳,两位,刚刚意外听见你们没票,正好我票买了,朋友没来,让给你们两张吧。”
段蓝蓝喜出望外,“真的,给大家两张吧。”
黄飞拉住激动的段蓝蓝,“那怎么好意思,大家给钱吧。”
王乐一脸你们这么客气的样子,推诿再三,不好意思地收了妹子的钱。
等段蓝蓝和黄飞进了影片院,王乐同志奔向新的目标,另外的漂亮妹子。
十五分钟后,荷包半满,王乐是不会承认票没有提价是因为妹子们都好看的缘故,王乐手里还有最后一张票,据他所知,与另外一个妹子挨着,就是忘了是那个妹子了。
算计好了王乐在众多座位里找着自己的那个座位,不错,气氛幽暗,适合暧昧。
黄飞心疼地给段蓝蓝倒了大半桶爆米花,转过头来,正好是卖票给她们的那个高个。
“嘿,爆米花,要来一点吗?”黄飞客气地问道。
王乐两手空空,没有零食,没有汽水,盯着黄色的桶口,在爆米花桶里抓了小小的一把爆米花,笑着告诉自己要合群。
拎了一个放进嘴里,才笑着回道:“很好吃,谢谢你。”
声音低沉,声线温雅,王乐同志段数不低啊,当下对着黄飞妹子发挥的淋漓尽致。不多时,两人已相谈甚欢。
这时,影片也到了开幕的时候,影院里一片寂静。
众人都专注的不得了,黄飞和段蓝蓝自然也是十分专注。
雾草,我家王爷帅出新高度,雾草,好心疼,一脸的茫然,心里有着几万头草泥马奔过的黄飞妹子一个不注意,爆米花桶要掉了。
这时候,咳咳,偷看的精髓就体现在了王乐同志身上,他出手,接住了那个黄色的小桶,这出手,不能太快,太快显得居心不良,也不能太慢,太慢就不能好好表现了,难不成要表演捡爆米花不成?
总之,王乐以一个绝对不会引起怀疑的速度和时间接住了那桶爆米花,仅有的几个黄色的爆米花安然无恙,感觉到小桶滑落的黄飞小惊一下,低头一看,问题已经被解决了,,不由得对帮忙的人露出一笑。
王乐同志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风筝,有一根线把风筝给牵住了,线的那头是妹子,线的这头是风筝,那飘摇不定的风筝啊,它飘得再远都有归宿,那风筝,就是他的心啊。
简短点的说法就是,王乐同志被萌到小心肝了。小心肝扑通扑通跳的时候,他觉得黄飞妹子更好看了,那可爱经,明摆着就是让他来爱嘛!
影片完场,观众堆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不在少数,元生那么好的人,怎么那么惨,导演你有病,这就是大家心里的共鸣了。当然哭的稀里哗啦的肯定有黄飞和段蓝蓝两只了,王乐在口袋里掏啊掏,在悄悄扔了一包新纸巾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擦汗小手绢。
撇过头,快速地放在鼻头一闻,还有清新的茉莉味肥皂的泡泡气息,很好,可以良好地表现他温柔的一面,节俭的一面,勤快的一面,帅气的一面,专注的一面。
然后,小手绢就被塞到黄飞手里了,愣了一拍的黄飞不争气地红了脸:“谢,谢谢。”
王乐同志无视段蓝蓝,对着黄飞一通安慰,最后很有心机地忘了带走手绢,至于喊他的声音,抱歉,没听见。
段蓝蓝无良地对着王乐的背影大笑,“哎呦,哪来的活宝,还用手绢,喊他还跑的飞快。飞飞啊,桃花运来了,来,让我看看名片,干什么的,出这样的人物。”
黄飞扒拉了段蓝蓝的手一下,可惜一只手要拎着小手绢,名片被段蓝蓝抢了去。
“王乐,远方娱乐总裁助理......”
念完一遍,段蓝蓝惊呆了,反应过来就揪着黄飞的一只手:“远方娱乐,总裁助理,雾草,王妃的助理,必须上,快点拿下,拿下。不行,我得像群众反应,大家群策群力,一定要拿下这个王乐。啊啊啊”
经过侍卫团的群策群力,再加上王乐同志八卦多年的功力,黄飞妹子终于脱单,也为我国解决即将奔三剩男一枚。
从此后,有背着王爷大人的一个群,群里有王妃大人,也有背着王妃大人的一个群,群里有总裁助理。
结婚三年后,王乐抱着自己闺女刷八卦,猛地头被一敲,“我说了多少回,不要抱着包子刷网页,有辐射。”
王乐的闺女叫包子,因为黄飞听说王爷的儿子叫馒头,对此王乐不做评价,只喊女儿叫闺女。
话说到被敲的王乐,一脸委屈地道:“是闺女要看错,我才不看这种八卦,太小儿科了。”
从可爱妹子进化成美丽少妇的黄飞一个白眼:“还不是你教的,你去炒菜,我抱孩子去洗澡。”
给包子洗澡的时候,黄飞用的是小手帕,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当初王乐给她的小手绢,据她这么多年可知,王乐绝对是个不用手绢的糙汉子,所以...
晚上十点,房里一片黑漆漆,王乐抱着自己香香的媳妇正准备干点什么,就被媳妇压在了身下。
哎哟,媳妇今天这么主动!王乐乐开怀了。
“老王,认识这个吗?”
黑漆漆的夜里,黑漆漆的一坨。
“认识,认识。”
按住乱动的大头,“哦,是什么,说出来听听。”
王乐在脑海里转了一圈,今天接触过的,一坨的,只有早上的...
“纸团,我忘丢了。”
“哼”黄飞冷哼一声,灯也被啪地一下打开。
王乐无奈起身看着床边柜上的一坨。
一刻钟后,有点眼熟哎?
王乐觉得那一坨看着还挺干净的,就拿起来放到鼻尖一闻,没啥味,但是相似的动作让王乐记起来这一坨是什么。
雾草,好多年前的小手绢.
“媳妇,这真的是我的,只是不常有,用来提高气质的,俗称装逼。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