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大王七夜的真面目。”
“童话大王的惊人身世。”
“七夜原为天网集团继承人。”
“千亿集团继承人。”
“天网集团创建内幕。”
“马唐慧眼识英才。”
不出所料,资讯发布会之后张扬刷屏了。不管是网络媒体还是传统媒体,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到处都是相关报道。真正的全民参与讨论。
而吃瓜群众网友们就更不淡定了,在网上不谈几句七夜的事情你就out了。
“七夜果然牛叉……”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一万连击……原来天网集团是这么来的。”
“人家七岁半已经挣了五百万,我七岁半还在为了不上学可父母玩游击战。”
“你七岁半在做什么?反正我是不会说,我七岁半的时候还在玩泥巴。”
“一群脑残粉,发布会上骂人,什么几把素质。”
“就是,肯定是提前串通好的。”
“富二代啊,如果说这里面没有问题,打死我都不信。”
“……”
“楼上几位就属于七夜所说的脑子进水了的那种。发布会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七夜童话一年版权费就是天价,这样的人会当枪手?”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楼上几位都没有。”
“大家别骂了,听说现在有一种病叫无脑病。这几位就是资深患者,大家要爱护病人。”
“有什么也的偶像就有什么样的粉丝,编辑素质差粉丝也辣鸡。”
“就是,怎么能骂人呢。这样的辣鸡编辑也能成名,世道果然变了。”
“……”
有叫好的,自然也就有抹黑的,反正因为他的一场发布会网上是变得异常热闹起来。
而七夜童话、童话大王、七夜、张扬、天网集团等相关信息成功包揽了热搜前几名。张扬彻底火了,还是大火特火那种。
什么娱乐圈的一线二线天王天后的花边资讯统统靠边站。
而信息公布也确实对张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不知道多少记者狗仔为了获得一手资讯在堵他。
还好他现在居住在天网集团自己修建的员工小区里,安保非常严格,没有出入证是禁止入内的。
而学校就更别提了,在国内还没有哪个记者敢强行跑到学校里面去采访人的,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但张扬的同学却遭了殃,堵不到他本人的记者们就把目标对准了他的同学。而他的同学们自然没有什么保密意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告诉了记者。
“年级前三的学霸。”
“在学校相当低调,从来不仗势欺人。”
“甚至大部分同学都不知道他是天网集团继承人。”
当然,对于张扬就是童话大王七夜,他的同学们还是非常惊讶的,平时根本就看不出来。
不过也有他的同班同学说经常看到他埋头写作,问他,他就说是在写日记写作文什么的。现在想来根本就是在创作故事。
反正基本上都是在说好话的,其中原因大家都懂。虽然张扬没有和学校打招呼,但自己学校出了个这么大的天才,那是全校的荣誉。
根本就不用打招呼,学校就自发的做好了人设的美化工作。反正在学校里张扬就是尊老爱幼诚实善良学习刻苦尊重老师(以下省略一百万字)的好学生。
其实不用特意叮嘱,出了极个别心里不平衡的,大多数同学也都在自发的美化张扬的形象。为什么?
大家学校出了个这么大的名人,与有荣焉啊。出去吹牛都有底气。把他美化的越好,我就越有面子呀。
“你怎么把自己天网集团继承人的身份都公布了呀,现在好了,连学都没得上了。”
苏喻穿着米白色的吊带衫,贴身打底裤。盘腿坐在沙发上,直腰挺胸,仪态自然大方。
而随着她挺胸的动作,胸前的大白兔愈发的挺拔,看的张扬眼珠子都掉进去了。
“色狼。”苏喻拍了他一巴掌,娇嗔道。
“你以为记者都是吃干饭的啊。只要我一露面,他们很快就能把我祖宗十八代的家底儿都给扒出来。到时候我天网集团继承人的身份一样隐瞒不了。”张扬以极大的意志力才把视线从那挺拔上移开,说道:
“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会怎么报道。与其那样,还不如我直接全交代了。这样事情的发展起码大家还能预测到,并作出应对。你看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起码不是一面倒的挨骂。”
“可是你现在都不能去学校,没有你陪着,我一个人也觉得好没意思。”苏喻委屈巴巴的道,“而且你不知道,很多知道大家关系的同学看我的眼神,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放心吧,也就这几天正在事儿头上,才会来那么多记者。过几天热度冷却了我就又可以回学校了。至于那些红眼病的同学,你不用……”说道这里,张扬忽然一拍大腿,大叫道:“坏了。”
“怎么了。”苏喻一惊,问道。
“坏了坏了坏了,大家两个的关系很多同学都知道,肯定会有人透露出去。”张扬懊悔的道:“我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了呢,该死。”
“啊?那怎么办?”苏喻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也慌了神。
“别急,没事儿的。”张扬轻轻把女孩揽在怀里,轻轻的安抚道。大脑则急速运转思考应对的办法。
“要不大家公开吧。”
“啊?”女孩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估计那些记者肯定已经知道了大家恋爱的消息,现在想隐瞒已经晚了。而且那些记者什么德行你也知道,大家越是隐瞒越是否认他们就越来劲。干脆大家就大大方方的承认,这样他们反而就没兴趣了。”张扬分析道。
然而他却没有看到,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怀里的女孩脸上的彷徨变成了甜蜜幸福的笑容。
事实证明张扬的顾虑是对的,记者们确实从他同学那里打探到了他恋爱的信息,甚至还拿到了苏喻的照片。
于是童话大王七夜早恋的消息就被广而告之了。一些比较有节操的媒体还只是中肯的报道了两人的关系。
某些无良小媒体不但放出了苏喻的清晰照片,还胡编乱造的杜撰资讯。什么绿茶婊啦,什么心机女之类的标签,都往她身上贴。
至于张扬则变成了玩弄女性的渣男。三岁偷看女人洗澡,五岁掀女同学裙子,八岁就玩弄女同学感情。更是导致好几个女同学怀孕什么什么的。
国人的仇富心理在这个时候完全爆发出来,键盘侠们也不管真假,反正就把这当成真的了。对张扬进行口诛笔伐,一时间他成了人渣的代名词。
即便是早就猜到了会有这种结果,但来势之汹还是让张扬瞠目结舌。他终于体会到了舆论杀死人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还好,作为老司机经历过大风大浪,能淡然处之。苏喻就不行了,小姑娘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这下张扬不能忍了,马上站出来发布了声明。
他和苏喻从小学到初中高中一直就是同班同桌,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是水到渠成。而且他们的感情还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和祝福,是名正言顺的情侣。
对于那些污蔑造谣诽谤他们的媒体,他将会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张显明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明确表示,苏喻就是自己认可的儿媳妇。
谢颖就更直接了,拿出大红色婚书证明儿子和儿媳妇早在年中张扬满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订婚。然后把无良媒体和记者痛骂了一顿。
苏幕成因为身份原因不便露面,所以苏喻的母亲陶红出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没有回答记者关于女儿恋情的提问,而是当众开喷。
把那些造谣生事的媒体骂了个狗头淋血,最后更是说将会用法律维护女儿的名誉,且不接受私下和谈以及任何形势道歉。
这事儿本身就不复杂,张扬和苏喻的关系很快就被吃瓜群众查的一清二楚。甚至就连当初张扬被苏喻推下楼梯的事情都被翻了出来。
甚至就连苏喻的家世都有媒体点儿不露的做了报道,力证两家门当户对。
“苏喻太漂亮了吧,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我能玩一年。”
“楼上的太屌了,我就比较没出息了,我能玩一辈子。”
“楼上俩人别YY了,向我学习,我已经买好了一把玄铁菜刀,明天就乘车去江城。”
“带我一个,我已经买好了追魂夺命锥。”
“哇,羡慕嫉妒恨啊,老天爷给了他这么出众的才华,为什么还要给他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
“看报道他女朋友貌似是官宦之家啊,这算不算官商勾结?”
“233333这要是都算官商勾结的话,估计我大天朝百分之九十九的富人都要被杀掉。”
“话说回来,那么媒体真的是无节操啊,这么美的人都能造谣。把人家给编排成那样。”
“习惯就好,媒体要是有节操,那还叫媒体吗。”
“七夜说要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不知道会怎么做。起诉吗?”
“在我国起诉用处也不大,估计最后就是不了了之。”
不光是网友认为最后会不了了之,就连那些无良媒体也是这么想的。胡编乱造的又不是一家两家,而是数十家。
七夜纵然背后有天网集团撑腰,也不可能同时和这么多家媒体打官司吧。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太小瞧张苏两家的愤怒了。
没过多久,全国大大小小有四十余家媒体接到了法院传票。此举被报道出来之后,举国轰动。
人们一边惊讶于他们的决心和勇气,一边又觉得此举很愚蠢。难道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法不责众吗?一家一家的告也比一次性告这么多家强啊。
但张扬真的那么蠢没有想到这些吗?即便他想不到,可别忘了他背后可是站着天网集团法务部的,几十名精英律师在出谋划策,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
很快大家就领教了七夜的手段。
在把那些人告上法庭的同时,天网旗下的几大资讯平台以及社交平台相继爆出这些媒体资讯造假的信息。
而且这次是有真凭实据的,有些甚至还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受害人也遍布各行各业,有普通人,有白领,有明星艺人。
普通人还没什么,人微言轻纵使愤怒也没用。然而那些曾经被迫害的明星艺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影响力可是非常巨大的。
之前比起这么多媒体,明星艺人也属于弱者,他们被欺负了也只能忍着。但现在有一个身板硬的在和媒体硬刚,他们不介意站出来帮帮腔,敲敲边鼓。
于是,一股抵制虚假资讯的风潮就此掀开,那四十几家媒体陷入了口诛笔伐之中。吃瓜群众的注意力也从七夜和苏喻事件上转移开来。
这下哪四十几家无良媒体就慌神了,想出各种办法想要度过难关。什么赔偿精神损失,什么公开道歉之类的全都许诺了。
然而这次张扬是真的铁了心要为苏喻讨回公道,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了和道歉。
并且还在自己的围脖公众号上发了一条围脖:“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吗?诽谤我,不严重我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动我老婆,不死不休。”
这样充满霸道总裁范儿的声明,触动了不知道多少少女的玛丽苏之心。无意间又帮张扬圈了一圈粉,还都是女粉。
然而更多的人从这句话里看出了张扬的决心,知道事情恐无法善了。
那四十几家媒体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准备硬拖,以前他们也遇到过类似的危机,但都被这样拖过去了。毕竟吃瓜群众是善忘了,转眼就会被别的资讯吸引眼球。
一旦热度消散,影响力变小,他们有的是办法糊弄过去。
然而张扬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围脖是他们家的,贴吧是他们家的,QQ是他们家的,校园网是他们家的……
可以说因为张扬的先知先觉,天网集团已经基本垄断了国内的网络社交平台。当这些平台集体发力的时候,其影响力是异常恐怖的。
这四十几家媒体的小算盘就这样被打破,官方为了平息这次事件,也快速的审结了这起案子。
四十几家媒体罚款的罚款,整改的整改,有些甚至直接被取消了从业资格。最终有一半没能挺过这次危机倒闭。
一时间整个媒体圈噤若寒蝉,报道资讯的时候也小心了很多,杜撰资讯的时候也没那么猖狂了,生怕自己也被逮到小辫子。
而且因为这件事张扬的凶名可是传遍了所有的媒体,他也被媒体列为了头号凶残人物,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未来,不管张扬做了什么事情,媒体圈都没人什么人敢肆无忌惮的带他的节奏。当然,这个好处现在他还体会不到,要等到很久以后才明白过来。
但也不全是好处,他影响舆论的后果也很快就显现出来。
“哎……”这已经是张显明第N次叹气了。
“张显明,这顿饭你还吃不吃了,竟听你唉声叹气了,哪还有胃口吃饭。”谢颖怒道。
“好好好,我吃还不行吗。”张显明埋怨的看了一眼张扬,无奈的道。
“呵呵……不就是资讯出版署的工作组入驻企业吗,这就把你愁成这样了?也太掉你天网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威风了吧。”张扬哂笑道。
“你说的轻松,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意味着大家将失去报道资讯的主动权。你知不知道……”见儿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张显明怒了。你冲冠一怒为红颜我忍了,可现在这态度不能忍。
“打住,别把口水喷菜上了,我和老妈还要吃呢。”张扬伸手护住桌子上的饭菜打断他的话。
“你……”张显明好悬没被气晕过去。
“瞧把你给气的。行了行了,这么说吧,官方人员入驻对大家来说利大于弊,是好事儿。”张扬也知道不给张显明一个交代是不行了,于是坐下说道。
“好事儿,怎么说?”张显明知道自家儿子从不打诳语,当下也顾不上生气了,赶紧问道。
“现在网络自媒体这一块儿法律法规还不健全,国家也还没有注意到这一块。但你觉得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张扬反问道。
“这……政策上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不过根据大家的消息近期朝廷对这方面是没有什么想法的。”张显明回道。
毕竟是网络巨头,在官面上也是有自己渠道的。能及时了解到国家政策信息,好提前做出应对布局。
“你也知道朝廷都会管,只是早晚的问题,那不如赶早不赶晚。”张扬说道。
“自媒体什么德行你很清楚,早晚要出事儿,搞不好有一批人会进去。天网集团几乎垄断了社交网络平台,一旦全力而为造成的影响力有多大你也看到了。”
“这么大的一股力量朝廷会不管?其实他们的目光早就盯着大家了。只是网络是新兴事物大家都没有经验。他们也在观察也在总结,也在思考如何在不影响互联网发展的情况下约束规范大家。”
“这次的事情只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提前介入的契机。”
“可是,这和你说的利大于弊有什么关系?”张显明邹着眉头道。
“别慌啊,听我慢慢说。”张扬没好气的道:“我说了他们也没有经验,也在观察总结积累经验。那么入驻大家企业的工作组就是在做实验。”
“大家配合好他们就能加分。而且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和上面搞好关系。这其中的好处不用我说你也能明白吧。”
“虽然工作组入驻让大家失去了一定的自由,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会成为大家的保护伞。”
“有他们审核,很多不能报道的敏感信息大家就能及时拿掉。尽可能的降低大家犯错误的概率。企业发展到大家这个规模,不犯错误就是成功。”
“再说了工作组就在大家企业,难道你们不会和他们搞好关系?只要和他们搞好关系,报道一点擦边的资讯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样一来,大家不但报道了擦边资讯,还有工作组保护不至于被人秋后算账。”
“你想一想,如果在工作组入驻之后,大家企业还是出了问题,那工作组会不会承担责任?”
张显明是越听眼睛就越亮,听到后面脸上的忧愁也完全变成了激动兴奋。
“好好好,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说着张显明丢下碗筷就跑进了书房。
“哎,你干嘛去,饭不吃了吗。”谢颖在背后喊道。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张显明头都没回的喊道。
“这人,一工作起来连饭都不吃了。真是……”谢颖嘴上抱怨着,然后转头就拍了张扬一下:
“这盘子菜别动,给你爸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