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大结局啦】
#
现实世界。
“……”“……”“……”
死寂,死一样的安静。
幻术师猖狂的笑声跟他之前的宣言一样嚣张,没有一个人附和他的话,众人眼睁睁看着他笑了半天,才像是笑累了一样,停下来,空气中尴尬指数满点。
在他笑的那段时间里,复仇者们在通讯器另一端窃窃私语。
巴顿听了宣言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所以他这样大阵仗的搞了半天,主动权还是在那个小姑娘手里?”
娜塔莎没说话,看起来也被对方的套路给震惊了,抽空给了肥啾一个“你居然难得这么聪明”的眼神。
接到这个眼神的肥啾:“……讲道理,我一直觉得这种脑子不带拐弯的反派,在电视剧里活不到第二集。”
“但也有可能是对方觉得自己的筹码重到可以无视那些弯弯绕绕。”一个稍显冷淡的男性嗓音突然插话,车里的几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话的是巴基。
通讯频道里,属于“美国队长”的频道也连通了。
“巴恩斯,现场情况怎么样?”指望托尼和巴顿是不行的,娜塔莎接过了和对方通话的任务。
巴基说:“幻术师被奇异博士困住了,西娅还在昏迷,看起来身体状况还算正常,但大家无从帮忙……你们要过来么?”
车上几人:???
然后他们就看见车前出现了一圈金橙色光圈,光屑被锉刀越磨越多,一个通往瓦坎达的空间门出现在空气中。
彼得一眼就认出了光圈来历,率先推开车门,其余三人也干脆弃车跟着他往门内走。
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同样从对面圈圈里走出来的、面色同样冷峻的金发天使,以及被史蒂夫揽在怀中、无声无息的西尔维娅。
“再来多少人也没有用。”见到多出来的复仇者,幻术师顶着阿娅的皮半点不虚,“等她把她吞了,多出来的这具身体就是我……唔唔……唔!”
彼得表情冷漠,褐色的眼眸里满是怒气,干脆利落一把蛛丝射过去,封住了他的嘴——如果不是顾忌着这具身体不属于这个人,彼得很有可能再补上狠狠的几拳。
裹着幻术师身体的斗篷顿时无声的“咔咔咔”笑。
沃伦跟在蜘蛛侠身后一起走向史蒂夫,史蒂夫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将怀中额际一直在冒冷汗的姑娘轻轻交到彼得手上。
“身为衍生的灵魂,人偶是不可能吞噬正主的,她们顶多融合。”奇异博士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一幕,突然开口,言语中有着看过很多人事才有的沧桑和透彻。
“但你们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天赋者的最终形态可以完全脱离人类的范畴,永生对于西尔维娅而言可以拒绝——毕竟她曾经拒绝过一次。但对于有了心的人偶来说,她已经有了对原主说[不]的权利……一切都没有定数。”
“我知道……”彼得哑声道,“她会回来的。”
“西娅那么喜欢这个世界……”
“在这之前我得陪着她。”
……
幻境世界。
“就像是泽莫一样。”
这句话话音落下,阿娅的胳膊猛地一缩,然后像是怕勒疼了西尔维娅般松懈开。
西尔维娅却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仿佛突然提到泽莫只是心血来潮、恰好想到了一个挺合适的例子。她又静默了一会儿,才摸了摸阿娅的手臂,继续她之前的话。
“……但你要知道,南娅。有的人,他/她去做了一件事,一件好事,并非刻意去做,而是他/她想到要这样做就做了,甚至没有经过思考……”
“一件善举,无论是大还是小,被某个人用自己的行为带到人世。”
“有的人看见超人拯救人世,有的人看见蜘蛛侠帮忙送了盒披萨……”
阿娅垂下眼睫,浅琥珀色的眸子像一双不透光的玻璃珠,不知道是在听,还是没在听。
“人们也许会误以为这件事发生了之后就结束了……但其实并没有。”
“所有、所有亲自用眼睛见证了这整个事件的人……都会被影响。”
“无论是那一瞬间恍然大悟;还是在之后的人生中、某个瞬间、突然下意识的被影响了行为……他们的人生从见到那件善举之后,就会发生变化。”
“要知道,——即便是哥谭最底层最麻木的市民,都不可能真正对黑暗骑士的行动无动于衷。”
西尔维娅微微笑了一下。
“当然啦,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改变。”
“——人性总是复杂的。”
“有的人,他/她看过了就慢慢忘了;有的人,也许只是很少数的几个人;甚至只有可怜的一个人……他/她被永久的改变了。”
“他/她会被那点星火点燃,通红的眼眶承载烛泪,无论有没有超能力,他/她都成了英雄的另一个化身——因为他/她曾经见过、亲眼见证了:一个英雄能够如何改变一整个世界。”
“所以我觉得啊……”
黑发的姑娘仰起头来,额头温温的贴着另一个姑娘的脸颊,上抬的眉目正巧对上对方之前躲避着下垂的眸光。
“这才是真正可以改变世界的超能力——你不能因为它孱弱、微乎其微、难以捉摸又难以量化,就觉得它没有作用……就觉得它从未发生。”
“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就这样改变了*。”
“我不要求你必须是那个改变世界的人,但南娅,我也不希翼你是人群中完全不能被影响和改变的那一个。”
“——毕竟,如果结果是这样,我所做的事也太失败了呀。”
……
身后趴着的小姑娘重量很轻,肌肤温热而饱满,蕴含着勃勃的生机。
西尔维娅感觉她是活的、鲜活的、有喜怒哀乐的、敢爱也敢恨敢怨怼的……
而不仅仅是一具,为了承载过分强大的力量而诞生的人偶。
“你都想起来了?这就是你所希望的?”阿娅喃喃道,“即便我将你困在这里,你也依旧这样觉得吗?”
西尔维娅叹息着,回答却很坚定:“是。”
这是一个错漏百出的幻境,无论那个什劳子幻术师承诺的有多好听,阿娅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它能困住西尔维娅多久。
——因为这幻境里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所希望的,而不是西尔维娅所希望的。
——她从一开始,就是想让西尔维娅看看这些,盼着西尔维娅能被打动,能接受。
姐姐、妹妹、一个小家……没有什么天上飞来飞去的钢铁,没有什么被蜘蛛咬了一口的男孩,没有沉入冰洋七十余年被捞出来之后依然活生生的老冰棍,没有什么神奇的可以操控一整个城市的启明星。
这样才真实啊,真实不好吗?平凡不好吗?
比起那短短的光怪陆离的几个月,这才是西尔维娅之前的人生啊。
就这样一直在一起……不好吗?
反正这无数的平行世界不过是各自为政的分支,再怎样千变万化的世界在维度之树上也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漩涡。
一个漩涡寂灭了,另一个漩涡又升起来。
漩涡和漩涡,世界和世界,哪里又有什么大的不同?
一个世界泯灭了,她们可以再找一个,反正哪个世界里都是亿万陌生的生灵:它们寿命短暂、庸碌一生。
再如何“伟大”的成就放在整个宇宙面前都是不值一提,再如何“旷世”的侵略和反攻也仅是时间长河中的沧海一粟,再如何惊艳的传奇历史……也都可能只是另一个主世界的小小衍生剧本。
什么超级英雄,什么灭霸,什么多玛姆……在宇宙的本源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区别。
多讽刺,是不是?
……
“可大家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阿娅不知所措的说明。像是抱着自己最后的倔强在挣扎,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挣扎的目的——大约是不甘心。
而她们是不同的,她们可以成为更高级的存在,只要她们一体,就是永恒。
在没有心的时候,阿娅曾经试图让西尔维娅吞了她——即便当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下意识的这样做了——可西尔维娅拒绝了。
现在她有了心,她想把自己的心剖开给西尔维娅看,看那无限的可能、无尽的生命、永恒的陪伴……
不会寂寞的,因为总有另一个人在身旁。
总有另一个人在身旁……
对,就是这样!
阿娅想是想到了什么重点一样,突然又高兴起来:“你在担心大家像之前那些天赋者一样迷失吗?不会的,西娅,他们太寂寞了,而大家有两个人,大家有两个人。”
西尔维娅只是摇头。
背上的小姑娘面色白了一白,又慌起来:“……如果是因为那个蜘蛛男孩,大家可以在很多世界里遇到他,你可以和他相爱,不止一次。”
西尔维娅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种话,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又是摇头。
阿娅死死的抿唇,倔强的盯着她,像是一个固执的吃不到糖的孩子——事实上,如果真的按照她有“心”的年岁看,阿娅其实真的只是个小孩,年龄个位数。
“那不一样的。”西尔维娅把她捞到面前,面对面,琥珀色对琥珀色,“不管你之后再找到多少个泽莫,他也不会是你曾经在索科维亚废墟里找到的那一个;不管你之后再有多少个沃伦,他也不会是当初被你抓住的那一个……”
“我可以再去找,再去抓。”阿娅干巴巴的反驳。
西尔维娅微微笑起来,轻柔又笃定:“那你怎么不去另一个世界……找另一个我呢。”
小姑娘的表情终于变了。
她呼吸骤然急促,苍白的小脸涨开了情绪激动的潮红,瞳孔抖动着紧缩又重新松开,嘴唇抖动着、反复张合想要说话然后像是哑巴一样闭上……
任谁都能看出她快要爆炸的内心活动。
……她看起来可怜的快要哭了。
西尔维娅强自克制住自己想要抱住小姑娘安慰的手,头一次,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她觉得对方完全是个独立又脆弱的个体,还没长大,想事情的方式直白得可爱。
“大家回去吧,阿娅。”西尔维娅用纵容的、低柔的声音引领她。
“英雄们该等急啦。”
……
【尾声】:
“不……不!这不可能……谁不想永生?!”
西尔维娅是在一场歇斯底里的尖叫中醒过来的。
她的眼皮像是糊了一层厚厚的胶水,身子似乎贴着一个热乎乎的胸膛,她感应到自己的身体在勉力挪动。
透过薄薄的眼皮,她看见强烈到透过皮层和毛细血管照耀下来的金光。
“西娅……西娅!……”
她听见疲惫的、又仿佛充斥着无限惊喜的汽水音。
曾经从体内被剥离的力量、被再度衔接上的暖金色光链缓缓渡过来,大脑中渐渐沉浮起一片灿然的光海。
力气渐渐充斥了她的四肢,那种虚弱的无力感被熟悉的力量冲刷得一干二净,仿佛动一下,骨骼就可以发出新生的“噼啪”声。
于是她有了力气去撑开自己的眼皮。
奇异博士手中的橙光编织成囚笼,一个半透明的男人在半空中像个神经病人一样尖叫……
阿娅从魔法斗篷的束缚里挣脱下来,一巴掌把斗篷想摸她的衣角拍开,然后一脸不满的扯着自己嘴巴上糊着的蛛网……
娜塔莎和巴顿仿佛对半空中的灵体很感兴趣,但更感兴趣的是小公主苏睿,她抱着个半人高的仪器恨不得拿光子刀将灵体直接剖解……
史蒂夫和巴基站在一旁抱胸微笑,湖蓝和翡翠绿色的眼眸中柔和的光如出一辙。
然后是彼得,蜘蛛侠、纽约市民好邻居、未来的复仇者,她的小男朋友。
姑娘的眼眸一点一点抬上来,慢慢对上他小心翼翼的眼睛,还有额头上耷拉着的凌乱小卷毛。
“嘿,帕克先生,你是想要吻醒我吗?”
她笑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像从古堡里清醒过来的睡美人。
彼得看起来似哭似笑,很珍惜又很慎重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一触即分,仿佛是为了验证。
他抬起头,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说,但中途突然一愣,往半空中看去:
——只见连接在西尔维娅和阿娅之间的光链,彻底断了。
仿佛有什么联系从心底剥离,西尔维娅和阿娅同时看向对方,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从此以后,她们已经彻底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阿娅脸上茫然了一下,像是丢掉了最心爱的小猪佩奇一样低下头去,表情鲜活的、撅起了嘴。
沃伦站在阿娅身旁,用半展开的双翼拢了拢她,被小姑娘反嘴一口咬下去,泄愤一样磨了磨,也没生气——反而笑的挺开心。
西尔维娅也笑起来,转头把彼得的脑袋扳过来:“我觉得我今天超棒的,你不夸夸我嘛?”
被她双手挤得嘴巴都变形的棕发少年看了她足足五秒,描摹着她生动的表情,手下揽着她温热的而不是冰凉的躯体……将西尔维娅都盯得不自在起来。
过了一会儿。
“对……是要夸夸你……”
星点笑意漫上眼眸,彼得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却又被另一种更古怪的表情取代了。
“森林少女西尔维娅小姐……”
蜘蛛侠先生状似认真地思考了几秒,开口。
“请问你要你的男朋友,怎么夸夸你刚剪的贱虫CP小视频呢?是不是超——利害?”
西尔维娅:“……”
西尔维娅磕磕绊绊:“……一、一般般利害。”
“什么时候剪个大家的?”
“回、回去就剪。”
Q^Q
嘤。
————【主线完结】————